2008年04月18日

上帝與族群多元化(1/3)

劉興欽:客家祖母的訓誨
我們認為,下面這些是不證自明的真理:人人受造生而平等,因造物者賦予人類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等等不可剝奪的權利。」(美國獨立宣言片段)

繼續閱讀……

上帝與族群多元化(1/3

   「我們認為,下面這些是不證自明的真理:人人受造生而平等,因造物者賦予人類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等等不可剝奪的權利。為了保障這些權利,政府才在被治者的同意下取得正當權利建立起來。任何政府如果對於這些目標產生了破壞作用,人民便有權利改變或者廢除它,以建立新的政府。(美國獨立宣言片段) 

強大的政治效應

  上面這段神聖莊嚴的文字,出自主後1776年七月4日北美十三州第二次大陸會議所發表的獨立宣言(The unanimous Declaration of the thirteen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通常叫做「美國獨立宣言」。 

  以人類作品來說,這段文字的影響力可以用「無與倫比」來形容。因為,它影響到美國憲法、法國大革命宣言、林肯總統的蓋茨堡演說、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美國威爾遜總統的「民族自決」思想,以及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的演說「我有一個夢」等等偉大傑作。 

  在這些衍生出來的佳言美句之中,最著名並且最有影響力的應該是,林肯總統的蓋茨堡演說,尤其是它裡面的這句格言:「…使這個國家的自由,在上帝的保佑下得到更新,使這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永世長存」。 

  至於,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演說應該是,金恩博士的〈我有一個夢〉:「我有一個夢,那就是有一天這個國家會將『我們擁有這不證自明的真理:人人受造生而平等』的信念彰顯於世。我有一個夢,那就是有一天在喬治亞州的紅色丘陵上,奴隸與奴隸主的後代將會圍繞在兄弟相愛的桌前…」。 

  這些觀念對於人類社會的影響非常深遠。除了美國因它獨立之外,目前存在的民主國家或多或少都受到這個宣言的影響。尤其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因為「民族自決」思想,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紛紛宣告獨立的國家,無論直接或者間接都是受惠於它而建立起來的。 

  所以,這個宣言對於全球政治的影響力,實在令人咋舌! 

遲緩的人權進展

  然而,這段文字對於全球人權的作用,卻遠遠地落在它的政治效應之後,包括美國本土在內也是如此。 

  因為,這個宣言的主要撰稿人湯瑪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所寫的原稿中,本來有一段譴責「奴隸制度」的文字,竟然被美國的第二次大陸會議刪除了! 

  這就是說,在建國之初,美國於這個神聖的人權宣言之下,乃是容許蓄奴制度的國家! 

  並且,這個現象持續上演大約有90年,直到主後1860年,反對蓄奴的林肯當選總統之時才出現轉機。當時,美國南部的奴隸州為了捍衛他們的既得利益,宣告退出聯邦。林肯總統不肯妥協,毅然決然地採取鎮壓手段,終於演變成為通常叫做「南北戰爭」的美國內戰。 

  林肯總統在他的任期裡面,曾經簽署過「解放奴隸宣言」,以及美國憲法第13號修正案,明令禁止美國全國的蓄奴行為。 

  然而,對於美國黑人的實質地位,這些法條的作用非常有限。因為,在北軍贏得勝利撤出南方之後,南方黑奴又重回奴隸主的股掌之下,與以前為奴的生活並沒有兩樣。而且,主後1865年,在取得內戰勝利不久之後,林肯總統又被奴隸制度支持者刺殺身亡,這些法條更是名存實亡。 

  幸好的是,林肯總統的努力與受害並不是枉然的。因為,人權運動具有非常強韌的生命力,雖然受到這樣冷酷的打擊,它仍然在成長之中,到了1960年代終於掀起一場波瀾壯濶的運動。 

  主後1955年,馬丁路德.金恩博士在阿拉巴馬州號召了55,000位黑人,發動「蒙哥馬利罷乘運動」,扺制蒙哥馬利市公車實施黑人與白人「種族隔離」的政策。大約經過一年的努力,這個運動終於迫使美國聯邦法院裁定,阿拉巴馬州和蒙哥馬利市違憲。 

  金恩博士從此變成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的領袖,不斷地帶領美國黑人打了許多很漂亮的人權勝仗,到了1963年的時候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當年,他帶領了25萬支持者,在美國華盛頓廣場的林肯紀念堂前面發表非常著名的演說:「我有一個夢」。第二年,美國國會被迫通過立法,規定種族隔離政策為非法。並且金恩博士又得到諾貝爾和平獎。 

  這些成就實在是舉世注目的奇蹟。可惜的是,好景總是不常。主後1968年四月4日,田納西州孟斐斯市,有一位非常冷酷與精準的狙擊手,一槍正中金恩博士的喉嚨,成為這一切豐功偉蹟的句點。 

然而,這位狙擊手雖能奪走金恩博士的肉體生命,卻無法撲滅人權運動的光輝。因為,主後1986年,雷根總統簽署一項法令,規定每年一月第三個星期一為「馬丁路德.金恩紀念日」,而且是一個「法定假日」。在金恩博士之前,美國只有兩個人得到這項殊榮,分別是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和赫赫有名的總統亞伯拉罕.林肯。

 

 驚人的大改變

  並且,到了主後2008年年初,美國人權運動就更上一層樓了。因為,年輕的黑人參議員歐巴馬(Barack Obama),在民主黨總統初選中,就像平地一聲雷似地震驚全球。 他以黑馬之姿竄出來,與全球輿論一致看好的希拉蕊.柯林頓鼎足而立,形成兩強爭霸的局面。目前,除非到了美國各州一一票選之後,沒有人能夠事先肯定地預言,美國民主黨的總統提名人最後將會鹿死誰手。 

在這場民主黨總統提名選戰中,歐巴馬的最佳表現是下面兩項。第一個是,他在以白人為主的愛荷華州得到第一名,使全球專家都跌破眼鏡。另一個重大的成就是,他在南卡羅萊納州大幅領先,並且得到四分之一白人的選票。

 

許多專家沒有注意到南卡的意義。原因在於,南卡的民主黨選民超過半數是黑人,因此一般專家都認為,歐巴馬在南卡得勝是理所當然的。這實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因為在美國內戰之前,最早宣佈脫離聯邦政府,堅決反對林肯總統,導致南北對立的一州就是「南卡」,其它各州只不過是尾隨在南卡之後搖旗吶喊而已。

 

因此,這場初選的結果表示,本來非常歧視黑人的奴隸主後代,現在有四分之一願意黑人奴隸的後代當他們的總統,因此把心甘情願地把選票投給歐巴馬!

 

這個改變非同小可,已經遠遠超過金恩博士的最大夢想,因為金恩博士只不過是期待:「有一天在喬治亞州的紅色丘陵上,奴隸與奴隸主的後代將會圍繞在兄弟相愛的桌前」。但是,歐巴馬卻與白人後代並駕齊驅地競選美國總統!

 

        雖然歐巴馬仍在苦戰之中,最後未必能夠登上美國總統寶座,但美國民主黨的這個表現,在人權運動的歷史上,已經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值得全球社會仔細地觀察。 

族群多元化的起源

        本文亦即〈上帝與族群多元化〉的目的,就是要探索這個種族關係大改變的原因,以及思考如何把它大改變的力量發揮出來,成為華人各族群和睦相處的契機。 

因為種族歧視乃是人類最根深柢固的罪惡淵藪,種族衝突則是人類最恐怖可畏的組織暴行。美國本來也深受其害,現在她的黑白種族卻變得這麼和睦,值得全球社會效法。

        美國成功的原因在於,她的獨立宣言說:「我們認為,下面這些是不證自明的真理:人人受造生而平等,因造物者賦予人類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等等不可剝奪的權利。 這就是說,她的背後有上帝撐腰。

        所以,本文開宗明義所要討論的是,上帝與人類族群多元化的起源問題:族群和語言多元化,是不是上帝創造人類的原有旨意? 

       對於這個起源的錯誤看法,乃是人類最大的悲劇之一,所造成的生命財產損失簡直無法估計。但我卻要從反面的意見談起。因為有許多基督徒認為,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起因是挪亞後裔建造巴別塔,乃是人類受到上帝咒詛的後果。 

       例如,有一位基督徒作者喬比(A. S. Joppie)就說過:「為了制止罪惡迅速擴散,上帝以混亂人的語言,作為對人的懲罰。……在巴別塔當地,方言的混亂,乃是上帝的咒詛[1] 

        按照字面來說,喬比這句話只有提到語言多元化。但是,語言多元化乃是族群多元化最重要的因素之一。這兩者具有很密切的關係。因為語言多元化就會造成族群多元化;反之族群多元化也會造成語言多元化。所以,我們可以假定,喬比認為族群多元化和語言多元化,同樣都是因為人類建造巴別塔,受到上帝懲罰或咒詛的後果。 

巴別塔的故事

   根據喬比的看法,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關鍵在於巴別塔的建造。因此,讓我們來考查,創世記十一章1-9節對於「巴別塔」的敘述,以便研究他的看法是否正確。

 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他們往東邊遷移的時候,在示拿地遇見一片平原,就住在那裏。他們彼此商量說:「來吧!我們要做磚,把磚燒透了。」他們就拿磚當石頭,又拿石漆當灰泥。他們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耶和華降臨,要看看世人所建造的城和塔。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我們下去,在那裏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於是耶和華使他們從那裏分散在全地上;他們就停工,不造那城了。因為耶和華在那裏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 

        上面經文所記載的事件,乃是在洪水之後,挪亞的子孫人數多起來向東遷移,到了示拿地的時候自高自大,要建立一個城市和一座塔,以便凝聚並傳揚他們自己的名。 

        上帝因此降臨,使他們的語言產生歧異,彼此無法溝通,並把他們分散到世界各地,無法繼續建造那一個城市和塔。因此,那個城市就被稱為「巴別」,也就是今日的巴比倫。 

人類的邏輯判斷

        諸如喬比等基督徒,因此認為人類語言與族群多元化,乃是上帝為了要懲罰人類建造巴別塔,所施加的咒詛。

        如果完全根據這段經文來看,這個看法似乎是合情合理的結論。尤其是其中第6~7節表示: 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我們下去,在那裏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 

       按照邏輯來看,這一段話代表,當時的人類都是同一種族並且又說同一種語言,力量非常偉大。他們如果再把這座城與塔建造起來,以後就沒有任何事情是他們所做不到的。 

       上帝見了就妒忌起來,故意變亂人類的語言,使他們彼此無法溝通、無法完成這座城與塔的建造,以免人類變得無所不能,超出祂上帝的掌控之外。所以,人類語言和種族多元化,實在是上帝所施的咒詛,限制了人類的發展! 

       乍見之下,這一種詮釋好像無懈可擊。但是,稍微仔細想一想,我們就會發現,這種觀念完全站不住腳。

        原因至少有二。 第一、這句話的前提,挪亞的後裔想要建造一個通天高塔,根本上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天離地無限遠,但人造磚塊的高度卻是有限的,無論如何累積仍然是有限的,不可能突變為無限。由此可見,所謂「塔頂通天」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只不過是他們的妄想而已。 

        第二、因此,第六節最後一個子句:「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就有問題了。因為,它的前提─人類想要建造「通天之塔」,既然不可能實現,接下來怎麼會冒出人類變成無所不能,只要想做就沒有不能做到的事,這樣與前提完全不一致的結論呢? 

        所以,這個子句的正確解釋或者正確翻譯,應該是:「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無所顧忌了」。只有這樣解釋或翻譯,這一段話的思路才能保持前後一致。 事實上,這也是聖經的原意。

       因為,在這個子句裡面的「不成就」,原文音譯為:「batsar」。這個字具有三個字義,分別為:摘下、築圍牆,或者設防。[2] 如果採用第二或第三義,這個子句就變成:「以後他們所要做的事就沒有築圍牆或者設防」,也就是「無所顧忌」!這才是正確的翻譯。 

兩種不同的詮釋

        因此,喬比等人對於挪亞後裔建造巴別塔的詮釋,以及人類族群和語言多元化之起因的看法,具有重大的錯誤,使這段經文的前後思路無法連貫,違背了聖經的整體觀念。 

        本文的看法則是,人類族群與語言多元化是上帝原有的旨意,乃是上帝本來就要賜給人類的一種普遍恩典。這個恩典在人類受造之初無法成就,等到人類多起來、建造巴別塔的時候,它才達到可以施行的時機。 

       因為,上面第6節最後一個子句,正確的翻譯是:「如今他們既膽敢做起這事來,以後他們想要做的事就無所顧忌了」。創世記十一章1~9節的意義乃是指,上帝對於當時人類的背叛罪行非常震怒,所以下來使他們分散並變亂他們的語言,以便防範他們的罪行繼續惡化,一發不可收拾。 

        至於族群和語言多元化,乃是上帝早在創世之前就預定要賜給人類的一個普遍恩典,以免人類驕縱自大,觸犯更重大的律例典章。

        本文餘下的所有篇幅,都是要解釋這個觀念。所以讓我們先把這兩種詮釋的方式整理一下,以便後面的敘述可以進行得更順利。 簡單地說,喬比對於人類語言和族群多元化的詮釋如下:第一、它們是因為人類背叛,受到上帝懲罰的後果[3]。第二、在性質上,它們是「上帝對人的懲罰」或者「上帝的咒詛」。 

       然而,根據聖經整體思想,語言和族群多元化卻是:第一、上帝創造人類的原有旨意,並非因為懲罰才有的措施。第二、上帝所賜的一種變相祝福,並非祂的懲罰或者咒詛。 這兩種詮釋,對於語言和族群多元化的爭點有兩個:一是對於它們的來源,二是對於它們的性質。

      下面的表格,可以把上面這兩種迥然不同的詮釋表達得比較清楚,請讀者們過目一下。 表一 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詮釋

詮釋正面反面
性質上帝所賜的變相祝福上帝的懲罰或者咒詛
來源上帝創造人類的原有旨意上帝懲罰人類的措施

 族群多元化的來源

   本文前面說過,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來源是,上帝創造人類的原有旨意,並非祂為了挪亞後裔背叛才採取的措施。這個看法是否正確?對於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創世記第一章11-27節找答案。 

11~12上帝說:「地要發生青草和結種子的菜蔬,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事就這樣成了……上帝看著是好的。20~21上帝說:「……」上帝就造出大魚和水中所滋生各樣有生命的動物,各從其類;又造出各樣飛鳥,各從其類。上帝看著是好的。24~25上帝說:「地要生出活物來,各從其類;牲畜、昆蟲、野獸,各從其類。」事就這樣成了……上帝看著是好的。26~27上帝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 

        請大家注意,上面所列的經文有兩個「很特別」的地方。

第一、除了人類,上帝所創造的物種都是「各從其類」的。這個字的希伯來原文音譯為miyn,字義為「類別、品種」[4]。中文和合本把這個希伯來字,一致地翻譯為「各從其類」;英文新國際版聖經則把它翻譯為”according to their various kinds”” according to their kinds”以及” according to its kind”等等。

        由此可見,無論是希伯來文字義,或者是中文與英文的翻譯,miyn這個字都是指「多元化的」。也就是說,上帝當初開始創造的時候,除了人類,所有物種都是多元化的。 

        第二、在上帝創造了每一個物種之後,這段經文都會接著說:「上帝看著是好的」──也就是指上帝認為,物種多元化是好的。然而,這段經文卻沒有針對,上帝創造一元化的人類之後,表示說:「上帝看著是好的」。這又是另一個很特別的地方。(待續



[1] 喬比著,蔡佩真譯,《天使的職事》,(台北:橄欖基金會,1998年),第25頁。

[2] 王正中主編,《聖經原文字典》,(台中:浸宣出版社,1996年),第72頁。

[3] 嚴格的說,喬比並沒有直接提到這一點。但是,他既然認為,語言和族群多元化是上帝的懲罰或者咒詛,就等於說,它們乃是一種事後採取的補救手段。

[4] 王正中主編,《聖經原文字典》,(台中:浸宣出版社,1996年),第243頁。


Posted by raywu018 at 10:39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