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4月18日

上帝與族群多元化(2/3)

劉興欽:客家祖母的訓誨
我們認為,下面這些是不證自明的真理:人人受造生而平等,因造物者賦予人類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等等不可剝奪的權利。」(美國獨立宣言片段)

繼續閱讀……

上帝與族群多元化(2/3 

上帝啟示過族群多元化

  因此,上帝顯然偏愛多元化,對於多元化的物種都表示贊許,卻不肯對於一元化的人類點頭稱好。本書認為,原因有二。 

  第一、上帝顯然曾經向人類啟示過:祂要族群多元化,以及人類何時可以開始多元化的時機。 

  對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從,挪亞後裔建造巴別塔的原因看出來。創世記十一章4節記載,當他們生養眾多,移民到示拿地的時候說:「來吧!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頂通天,為要傳揚我們的名,免得我們分散在全地上。 

  說這句話代表,他們事先已經知道,上帝開始要把他們多元化,並讓他們分散到世界各地,所以他們才聯合起來建造巴別城和塔,對抗上帝的旨意,以免他們分散在全地。否則的話,他們想要建造那座城市和塔,儘管建造就好了,冒出這句話,實在是莫名其妙。 

  至於,他們事先已經知道,上帝開始要把他們多元化,並讓他們分散到世界各地的原因當然是,上帝曾經向他們啟示過,祂要人類多元化,並且祂要執行這個旨意的時機。 

以色列建國的佐證

  第二個原因是,在撒母耳的時代,以色列立王建國的經過,可以作為這一個看法的佐證。 

  當時,以色列長老代表以色列人,要求立王建國的時候,受到很嚴厲的責備。按照喬比的解經方法來說,以色列建國,也是受到上帝懲罰或者咒詛的後果。但是,創世記十二章1-3節卻記載著: 

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 

  這個記載證明,上帝早就應許,以色列人要建國了! ──這些事實證明,族群和語言多元化,並非上帝因為挪亞後裔建造巴別城與塔,所採取的措施,更不是上帝的懲罰或者咒詛,反而是上帝創造人類原有的旨意。讓我們用下列表格,把這個觀念整理一下。 

   表二 多元化是上帝創造人類原有旨意的根據

原因說明
上帝的本性根據創世記第一章的記載,上帝偏愛多元化。因為只有在創造過多元化的物種之後,聖經才說:「上帝看著是好的。」它對於當時一元化的人類,並沒有作這個表示。
上帝的啟示根據創世記十一章4節的記載,在族群和語言多元化之前,上帝事先啟示過,祂要人類多元化的旨意。
其它的佐證在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時候,挪亞後裔聚眾叛變,並非獨一無二的事例。根據撒母耳記上第八至十二章的記載,以色列立王建國也像是因為其長老背叛的後果;其實根據創世記第十二與十七章的記載,上帝早就應許過以色列要建國。

 族群多元化的性質

  既然這樣,族群和語言多元化就是上帝創造人類的原有旨意。但是,它們到底是上帝對人類的懲罰與咒詛,或者是上帝賜給人類的化粧祝福呢? 

  根據它們的來源,亦即它們是上帝創造人類原有的旨意來推論,它們的性質不可能是上帝的懲罰或者咒詛。因為,它們的性質如果是上帝的懲罰或者咒詛,那就代表上帝的原有旨意,就是要懲罰與咒詛人類! 

  這絕對不是上帝的本性,因為聖經明明說:「上帝就是愛」[1]。所以,上帝原有的旨意必定是要賜福給人類,祂絕對不可能為了要懲罰與咒詛,而創造族群和語言多元化。 

  然而,這一種詮釋,是根據上帝創造人類的原有旨意,所推論出來的結論。它要如何解釋創世記十一章9節呢?這節經文白紙黑字寫得明明白白:「耶和華在那裏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 

  這段文字難道不能代表,族群和語言多元化是上帝對於挪亞後裔的懲罰?喬比認為,它是上帝的懲罰或者咒詛,有甚麼不對的地方? 

簡單地說,我們完全同意,族群和語言多元化乃是,上帝對於挪亞的後裔建造巴別城和塔的懲罰。但是,我們卻認為,這個罰則的本身乃是上帝的祝福,並非上帝的懲罰或者咒詛。

 

乍見之下,我們的答案似乎前後矛盾,事實上卻是順理成章的道理。例如,即使父母也有教訓子女的時候,難道父母要懲罰子女的原因是要咒詛子女嗎?

 

所以,只要按照常識判斷就會知道,我們的答案是正確的。但是,我們最好還是查考聖經本身怎麼說。

 

根據耶利米書的記載,因為猶大君王和人民離棄上帝,向素不認識的別神燒香,又使猶大地滿了無辜人的血,所以上帝差派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將猶大王約雅敬的兒子耶哥尼雅和猶大的首領,並工匠、鐵匠從耶路撒冷擄去,帶到巴比倫。」(耶利米書二十四章1節)

 

猶太人戰敗被擄到巴比倫,這實在是一個很嚴厲的審判。被擄到巴比倫的耶哥尼雅等人,是不是受到上帝的懲罰或者咒詛呢?對於這一點,聖經的答案非常清楚。

 

因為,上帝卻透過耶利米的手,寫信給耶哥尼雅等人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二十九章11節)

 

接著,上帝又說:「我也必使你們被擄的人歸回,將你們從各國中和我所趕你們到的各處招聚了來,又將你們帶回我使你們被擄掠離開的地方。」(第14節)

 

因此,甚至像戰敗被擄這麼可怕的罰則,也是出自上帝的愛和賜平安的意念,目的是要順服者末後具有盼望。由此可見,上帝所立的律法,更是要人遵守而蒙福。

 

人類如果不幸受到律法的制裁,那就是因為這個人受到罪的誘惑,並非律法的本意。正如保羅所說的:「這樣看來,律法是聖潔的,誡命也是聖潔、公義、良善的。既然如此,那良善的是叫我死嗎?斷乎不是!叫我死的乃是罪。但罪藉著那良善的叫我死,就顯出真是罪,叫罪因著誡命更顯出是惡極了。」[2]

 

因此,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來源是上帝創造人類的原有旨意,並且其性質乃是上帝的愛與祝福。至於所謂「上帝的懲罰或者呪詛」,乃是把人類冤冤相報的觀念,投射到慈愛的上帝身上,對於上帝是很大的誤解,並不是聖經的觀念。

 

 並非族群衝突的原因

然而,對於上面這一個小結論,可能有一些人會質問說:族群衝突乃是人類最大的浩劫之一,例如納粹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大約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難道也是族群多元化的祝福嗎?族群多元化具有甚麼祝福可言呢?

 

讓我們先討論一下族群衝突,然後再談族群多元化的祝福。

 

族群衝突實在是一個非常重大的不幸,並且不但納粹德國在第二次大戰屠殺了六百萬猶太人,令人髮指而已。在第二次大戰之後,人類因為族群衝突喪生的數字也是有增無減。

 

因為,根據族群議題的經典著作,《族群》[3]一書的作者與麻省理工學院教授伊薩克(Harold R. Issacs)的統計,從「1945年到1967年之間,這類『種族或文化的殺戮』……死亡人數估計有748萬人。到了1974年,據保守估計,死亡總數確定已經超過1000萬人。」[4]

 

可見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人類問題,我們必須仔細地探索它的根本原因。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白魯恂(Lucian W. Pye),為《族群》一書所寫的序,開門見山第一句話就說:「族群意識可以建立一個國家,也可以撕裂一個國家」[5]。可見,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族群意識,亦即它確實與族群多元化具有關係。

 

然而,族群意識具有好壞之分,因為它雖然可能會撕裂一個國家,也可以建立一個國家。哪一種族群意識才是罪魁禍首呢?伊薩克有一句名言說:「人類離其他的行星越來越近,對自己這顆行星上的同類卻越來越不能容忍」,可以說是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

 

也就是,人類族群衝突的根本原因,在於人類無法容忍其它的族群。有一個很明顯的證據就是,著名的文化人類學家潘乃德(Ruth Benedict)所說的:

 

所有原始部族都把外人界定為一個範疇,這些人不但不受本族道德律的統制,事實上可以說根本就不能算是人。許多通用的部族名稱,例如,祖尼(Zuni)、第尼(Dene)、基奧瓦(Kiowa)等,都是原始民族用以自稱的名詞。在他們的語言裡,這些名稱的意思就是『人』,也就是他們自己;超出他們所屬的封閉群體,即無人類存在。[6]

 

這句話指出,上述原始部族不把其他人視為人,乃是族群問題的真正關鍵。請讀者們試想一下,如果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黨與猶太人;並且在戰後,中東的以色列人與阿拉伯人;在伊拉克,伊拉克人與庫德族人;在西藏,中國人與藏人;在馬來西亞,馬來人與華人;在台灣,閩南人與新住民…等等都能夠互相欣賞與和平共存,人類社會還會有多族群衝突嗎?

 

由此可見,族群衝突的關鍵原因在於:人類不肯容忍其它的族群,不把其它族群當作人看待,並不是在於族群多元化的本身。至於人類無法容忍其它族群的原因則在於,人類有罪並背叛上帝創造族群多元化的旨意。否則的話,人類社會就會非常和諧美麗,以及幸福無比。

 

 多元化的祝福

既然這樣,我們就可以回頭討論:族群和語言多元化具有甚麼祝福?

 

以基督的教會來說,族群多元化至少具有三大祝福。第一個祝福是彰顯上帝的創造智慧與榮耀。當大衛仰頭觀看滿天繁星的時候,他就忍不住敬拜上帝說:「我觀看祢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甚麼,祢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祢竟眷顧他?」(詩篇八篇4節)如果具有大衛的欣賞眼光,見到形形色色的族群,誰能不低頭敬拜,不把榮耀歸給上帝呢?

 

第二個祝福是彰顯三位一體的合一。這是教會能夠做為人類表率,並且為三位一體真神,所做的最美見證之一。

   簡單地說,這裡所謂的「三位一體的合一」,就是三位一體真神之間的合一,也就是上帝多重位格之間的合一,因此只有多元化教會才能做到的見證。 

  第三個祝福是參與和諧美麗的多元敬拜。試想一下,整個宇宙的受造者,包括普天之下的各國、各民、各族、各方,圍繞在上帝寶貴面前,使用自己的母語同聲敬拜上帝和羔羊,將是一個何等美麗的交響樂章。當然,這也是一元化教會完全無能為力,只有多元化教會才能參與的敬拜。 

   表三 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三大祝福

類別說明
彰顯上帝族群和語言多元化可以彰顯,上帝的創造智慧和榮耀
教會合一讓教會見證,三位一體真神的多元位格合一
教會敬拜讓教會參與,所有受造者一同讚美上帝和羔羊的多元敬拜

 多元化與教會合一

  本文這個段落比較詳細地討論,族群和語元多元化的第二大祝福:見證三位一體真神的合一。但是,在正式談論它之前,讓我們先談談教會合一的條件。 

所謂「教會合一」,顧名思義就代表教會具有歧異或者多元化的因素,否則為甚麼要談「教會合一」呢?所以,承認與容忍族群多元化,乃是「教會合一」的必要條件。

 

基督教會如果不承認或者抹煞族群多元化的因素,就是破壞教會合一的行動。因為,正如本文上面所說的,所有的族群衝突,都是因為不能容忍造成的。

 

 教會合一的榜樣

相反的,如果願意承認與容忍族群和語言多元化,教會就可以做很美麗的合一見證,成為世人追求和睦的好榜樣。讓我們舉一個例子來看。

 

有一個故事[7]說,以前某一個西方教會有兩位年輕在學的兄弟,因為年紀逐漸長大,他們的父母對他們說:「以前每一年暑假,都是由我們決定渡假地點,今年你們已經長大,改由你們為全家作決定了。只要你們兩人『同心合意』,所提出來的任何地點都可以。」

 

這一個吩咐對於這兩位兄弟來說,簡直就是難如登天的巨大考驗。因為他們有一人喜歡爬山,另一人熱愛游泳,怎能同心合意提出一個渡假地點呢?

 

因此,他們眼睜睜地看著,日子一天天地過去,直到暑假即將結束的時候,仍然無法提出他們兩人都滿意的渡假地點。他們的心裡因此都很焦急,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某一天,他們的牧師用馬太福音十八章19節講道:「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地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

 

他們聽到之後,恍然大悟,他們的愛好雖然南轅北轍,但他們卻有一點相同的地方:他們都希望趕快去渡假。只要根據這一點,他們就可以請求父母帶他們出去渡假了。所以,他們就興高采烈去向他們的父母說:

「爸爸,媽媽,我們已經同心合意了,請帶我們出去渡假罷!」

 

「你們同心合意了?」他們的父母很驚訝地問:「你們的決定是要去爬山或者游泳呢?」

 

看到父母那一副無法置信的意外表情,這兩兄弟很得意地回答道:

「都不是啦!我們並沒有決定要去爬山或者游泳,而是同心合意地請您們,為我們決定一個渡假地點!」

 

他們的父母一聽之下,簡直就像喜從天降一樣,歡樂無比。因為,他們本來是一個很清寒的家庭,往年只能在家裡附近渡假。但是,他們的父母當年剛好得到一筆很可觀的遺產,受到他們兩兄弟同心合意的激勵,就帶著他們出國去風景如畫的瑞士旅遊,遠遠超出他們兩兄弟本來所求所想的任何地點!

 

   這實在是一個美麗無比的合一見證,因為它是由本來針鋒相對、完全無法相容的差異所促成的。所以,基督教會如果在族群多元化的條件下,仍然能夠合而為一,那就像由許多音樂家用許多不同樂器演奏的交響曲,那麼和諧美麗,那麼動人心弦。這是基督教會所能達到的、最感人的一種見證。 

教會合一的祕訣

  然而,這麼美麗的合一見證,條件就是教會之間具有極大的差異。所以,教會合一的困難度,簡直就像在尼加拉瓜大瀑布上面走鋼索一樣,必須絕對不偏不倚,否則就會摔得粉身碎骨。 

  保羅曾經哀嘆過,他在罪的權勢之下的悲慘情形說:「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8],這句話實在是許多教會領袖追求合一的標準寫照,因為許多教會領袖都願意並且又追求合一,但是所做出來的往往卻是,他們深惡痛絕的「教會分裂」! 

  為甚麼如此忠心與完全奉獻的宣教領袖,會做出這麼荒謬的事情呢? 

  有一個原因在於:他們的眼光失焦了,過度注意差異與衝突,因而失去平衡。這種看法很危險,就像拿著放大鏡觀察差異,把差異放得太大,忍不住想要把它剷平,因而闖出禍來。 

  眾所週知,走鋼索具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那就是眼睛要緊緊盯住前方的目標,如果左顧右盼就難免險象環生,甚至掉落深淵。基督教會在追求合一的見證上,也必須要有正確的焦點,以免做出事與願違的重大遺憾。 

  但是,在追求合一的事上,基督教會的焦點應該注意甚麼呢?很顯然的,這就是主耶穌對於門徒合一的禱告與教導。所以,讓我們來研究一下,約翰福音十七章。 

11從今以後,我不在世上,他們卻在世上;我往祢那裏去。聖父啊,求祢因你所賜給我的名保守他們,叫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一樣。21使他們都合而為一。正如祢父在我裏面,我在祢裏面,使他們也在我們裏面,叫世人可以信祢差了我來。22祢所賜給我的榮耀,我已賜給他們,使他們合而為一,像我們合而為一。23我在他們裏面,祢在我裏面,使他們完完全全地合而為一,叫世人知道祢差了我來,也知道祢愛他們如同愛我一樣。 

  這四節經文乃是主耶穌在即將被釘十字架之前,在門徒面前向天父禱告的一部份。在這26節的禱告詞中,主耶穌有四次為這些門徒的合一禱告[9] 

  而在這四次的禱告中,主耶穌每一次都為門徒合一的一個面向禱告。但是,其中有一個很明顯的共同點,那就是:主耶穌求天父使門徒合一的模式,要與主耶穌自己和天父之間「合而為一」的情況一樣。 

  這點值得我們創造一個名詞來代表它,以便加強印象,那就是:「三位一體的合一模式」。因為,三位一體彼此內住在對方裡面,所以這段經文雖然只有提到主耶穌和天父,我們仍然把它加上聖靈,成為「三位一體」的合一。 

  這種三位一體的合一,在本質上乃是多元位格的合一。因為天父、主耶穌和聖靈各有位格,但祂們仍然是獨一的真神。這點是神性最大的奧祕之一,即使透過聖經的啟示,人類也只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雖然如此,教會因為是基督的身體,就在這個奧祕的合一裏面,所以能夠把它彰顯出來。 

  這種三位一體的合一模式,具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特點。它乃是「三位一體」,而不是只有「三位」,或者只有「一體」。看到這點,對於教會合一非常重要,因為如果只有看到「三位」,教會就會分裂;只有看到「一體」,教會就會彼此傾軋,也只有分裂一途。然而,如果看到「三位一體」,教會就會自然地合而為一。 

  原因在於,教會領袖如果仔細注意三位一體,就會看到在多元化教會的「差異」背後,其實具有無限的「相同」。教會之間的差異,只不過像是氷山頂上,露出在水面之上的一小部份而已;然而教會相同的地方,卻像氷山隱藏在水面之下的部份,可能佔有了整個氷山的百分之九十九。 

  這些相同的地方,就是教會合而為一的基礎,效法前面所提到的兄弟,同心合意地祈求上帝,使教會合而為一。(待續 



[1] 約翰壹書四章816節。

[2] 羅馬書七章12-13節。

[3] 伊薩克著,鄧伯宸譯,《族群》,譯自Harold R. Issacs, Idols of the Tribe: Group Identity and Political Change,(台北:立緒文化事業,2004年)。

[4] 同上書,第6-7頁。

[5] 同上書,題前第19頁。

[6] 潘乃德著,黃道琳譯,《文化模式》,譯自Ruth Benedict, Patterns of Culture,(台北:巨流出版社,2001年),第13頁。

[7] Harry Foster著,朱書宜譯,〈當兄弟同心合意的那一刻〉,刊載於台北市瑞安街基督徒聚會的《信徒交通》月刊,2004年五月號。

[8] 羅馬書七章19節。

[9] 請見約翰福音十七章11212223節。


Posted by raywu018 at 11:35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