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4月18日

上帝與族群多元化(3/3)

劉興欽:客家祖母的訓誨
我們認為,下面這些是不證自明的真理:人人受造生而平等,因造物者賦予人類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等等不可剝奪的權利。」(美國獨立宣言片段)

繼續閱讀……

上帝與族群多元化(3/3

彼此合作,互相成全

        但是,這只是抽象的原則,教會應該要怎樣把它化為具體的行動,才能真正達到合一呢?對於這一個問題,我們可以從哥林多前書十二章12-27節找到答案。讓我們來查考這段經文: 

12就如身子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子;基督也是這樣。13我們不拘是猶太人,是希利尼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飲於一位聖靈。14身子原不是一個肢體,乃是許多肢體。17若全身是眼,從那裏聽聲呢?若全身是耳,從那裏聞味呢?18但如今,上帝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俱各安排在身上了。19若都是一個肢體,身子在那裏呢?20但如今肢體是多的,身子卻是一個。27你們就是基督的身子,並且各自作肢體。

       這一段經文說得很明白,基督徒都是基督身上的肢體。並且,基督只有一個身體,卻有許許多多的肢體,有人是眼,有人是耳,按照上帝的恩賜各有不同的作用。但是,肢體數目雖然很多,並且功用各不一樣,仍然各自按照上帝的安排,彼此互相配搭合作。 

        也就是說,教會合一的行動原則就是:「百節各按各職,照著各體的功用彼此相助」[1] 

        這就是教會合一的行動原則,是教會必須容忍族群多元化的原因。因為教會這樣多元化就可以合一起來,就像身體分為口、目、耳、鼻……等等肢體,讓肢體可以各自發揮其功能,並互相配合,讓整個身體可以正常的運作。 

        否則的話,基督教會如果不容許族群差異,等於就是強迫一個人全身的肢體都要是口或者都是手,他還算是一個人嗎?他能發揮身為正常人的功用嗎? 

多元化與教會敬拜

        本文這個段落要考查與討論,族群和語元多元化的第三大祝福:參與新天新地的多元敬拜。 

這種偉大的敬拜,有一個條件就是:在新天新地裡,蒙救贖的人類仍然保有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色彩。這一點與喬比的看法具有衝突,因為他說:「我們必須記得,國家和語言都是會消失的。……在天上所有蒙救贖者,使用的就是天使的語言。」[2]

 

所以,這個段落需要再研究喬比的這句話。它談到兩個因素:國家和語言。讓我們把它們分開來討論。

 

根據啟示錄二十一章24節:「列國要在城的光裏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來看,未來在新天新地中,「國家」是會存在的,並不會跟著現有的世界一同化為灰燼。

 

至於,喬比說:「語言都是會消失的」,這一個命題是否正確呢?對於這一點,我們可以從啟示錄七章9-12節找到答案。

 此後,我觀看,見有許多的人,沒有人能數過來,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身穿白衣,手拿棕樹枝,10大聲喊著說:「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上帝,也歸與羔羊!」11眾天使都站在寶座和眾長老並四活物的周圍,在寶座前,面伏於地,敬拜上帝,12說: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上帝,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上面這段經文是使徒約翰在異象中,見到蒙救贖的人類,參與天使、長老和四活物,一同敬拜上帝與羔羊的偉大場景;所以,它是在新天新地所舉辦的敬拜團契,並不是教會在時空之下的敬拜集會。

 

請大家注意,這些蒙救贖者是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這句話裡面具有四個修飾詞。因為,國家已經談過,我們只要談餘下的三個修飾詞。

 

其中「各族」與「各民」的性質很相近,可以合併在一起討論。「族」與「民」這兩字的希臘原文字義,與中文和合本的翻譯完全一樣,所以這裡出現「各族」與「各民」代表,在未來永世中的敬拜者,仍然具有現在的族群色彩。

 

至於在最後一個修飾詞中被翻譯為「方」的字,原文音譯為glossa,字義為「舌頭、語氣、腔調」[3]。新國際版聖經(NIV),把這一個字翻譯為:「language」。因此,「各方」就是代表說各種語言的人。可見約翰在天上所見到敬拜者,也具有語言多元化的色彩。

 

可見族群和語言在永世裡還會繼續存在。事實上,我們只要用一點想像力,就會肯定這一點。因為,未來所有受造者圍繞在天上寶座前敬拜天父和主耶穌的時候,如果眾口同聲只說天使的語言,那是何等單調的場面,怎能把上帝的榮耀表達得淋漓盡致呢?

 

 語言多元化是上帝的榮耀

本文前面所提到的文化人類學者潘乃德,曾經說過:

人類的聲帶以及口鼻等發聲器官,所能發出的聲音幾乎可以達到無限多種……但每一種語言都各從其中選取極小的部份:這點認識乃是語言分析的基本要求。[4]

 

這是何等榮耀的事實!上帝創造的發聲方式多如牛毛,每一種語言不過是從中選用一小部份,加以組合出來。所以,人類語言多元化的可能性無法勝數,即使是最偉大的語言學家,所能通曉的語言種類,對於人類語言的所有可能性來說,就像我們伸手在汪洋大海中,只能掬取一抔水而已。

 

事實上,語言對於人類的影響非常重大。例如,伊薩克說過:「這(使用不同的語法)不僅會界定一個人所吸收與所經驗的東西,而且也會塑造他現在與未來的樣子。」

 

因此,語言多元化乃是,人類世界之所以如此繽紛美麗,令人讚嘆無比的一個重要因素。

 

 語言溝通的問題

但是,為甚麼會有基督徒,面對上帝創造這麼多的發聲方式、這麼多的語言和這麼多的思想表達可能性,並不低頭敬拜,反而否定語言多元化的功能呢?

 

有一個很明顯的答案是,語言多元化會使教會之間產生語言溝通的問題。這一個段落的目的,就是要來討論這一個難題。

 

無可否認的,語言多元化確實會使不同族群的教會之間,產生語言上的溝通問題。但是,這並不代表這些教會之間就無法溝通。

 

因為在現代全球化的影響之下,人類使用多種語言已經是非常普遍的現象,大多數人都可以講好幾種語言。並且,在這之外又有一些世界性語言,可以幫助人類各族群,超越其母語的限制,與其他的族群進行溝通。因此,基督教會之間如果疏離或者分裂,根本原因不在於語言多元化。

 

 罪才是溝通的障礙

既然這樣,教會之間疏離或者分裂的原因是甚麼呢?

 

對於這個問題,聖經提供了許多答案。例如,雅各書四章1節說:「你們中間的爭戰鬥毆是從那裏來的呢?不是從你們百體中戰鬥之私慾來的嗎?

 

另外,哥林多前書三章3-4節也說:「你們仍是屬肉體的,因為在你們中間有嫉妒、紛爭,這豈不是屬乎肉體、照著世人的樣子行嗎?有說:『我是屬保羅的』;有說:『我是屬亞波羅的。』這豈不是你們和世人一樣嗎?

 

無論是雅各所說的「私慾」,或者是保羅所說的「屬肉體」,都是人類「罪性」的彰顯,所以罪才是教會疏離或者分裂的真正原因。

 

因此,對於教會疏離或者分裂的問題,語言多元化最多只是,這些教會要放縱「私慾」或者「肉體」,以自我為中心,以便製造封閉群體的借口而已。正如本章前面引用過的文化人類學家說的,所有原始族群都把外人界定為另一個範疇,甚至不把外人當作「人」看待。

 

 人類追求族群認同的天性

整體而言,本文前面的內容,都是根據聖經考查上帝與族群和語言多元化的關係。本文最後這個段落要轉換一個角度,從聖經記載的家譜,來考查人類與它們的關係。

 

根據《聖經新辭典》的分析研究,舊約的主要家譜總共有13個之多,包括:亞當至挪亞(創五,代上一1-4)、該隱的後裔(創四17-22)、挪亞的後裔(創十,代上一1-23)、閃至亞伯拉罕(創十一10-26,代上一24-27)、亞伯拉罕與基土拉所生的後代(創廿五1-4,代上一32-33)……等等[5]

 

這些舊約聖家譜,主要分佈在創世記和歷代志上,其中歷代志上所記載的族譜,竟然長達九章的篇幅!至於民數記、出埃及記、尼希米記、撒母耳記下和以斯拉記等書卷,也有一些家譜的記載。

 

至於新約只有記載,耶穌基督的兩個家譜(太一1-17,路三23-38[6]。以篇幅和數目而論,新約的家譜似乎比舊約少了許多。但是,有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就是,新約開門見山的17節經文乃是家譜。

 

另外,使徒保羅曾經勸提摩太和提多兩人,分別教導人:「不可聽從荒渺無憑的話語和無窮的家譜」(提前一4)以及「遠避無知的辯論和家譜的空談」(多三9)。可見新約時代的猶太人似乎具有太注重家譜,以致忘了正事的傾向。

 

        這些事實代表,聖經所記載的人類,具有很強烈的族群認同感,並且上帝也認可人類的這一個需要。例如,民數記二十七章1-11節記載說:

 屬約瑟的兒子瑪拿西的各族,有瑪拿西的玄孫,瑪吉的曾孫,基列的孫子,希弗的兒子西羅非哈的女兒,名叫瑪拉、挪阿、曷拉、密迦、得撒。他們前來,站在會幕門口,在摩西和祭司以利亞撒,並眾首領與全會眾面前,說:「我們的父親死在曠野。他不與可拉同黨聚集攻擊耶和華,是在自己罪中死的;他也沒有兒子。為甚麼因我們的父親沒有兒子就把他的名從他族中除掉呢?求你們在我們父親的弟兄中分給我們產業。」於是,摩西將他們的案件呈到耶和華面前。耶和華曉諭摩西說:「西羅非哈的女兒說得有理。你定要在他們父親的弟兄中,把地分給他們為業;要將他們父親的產業歸給他們。你也要曉諭以色列人說:『人若死了沒有兒子,就要把他的產業歸給他的女兒。他若沒有女兒,就要把他的產業給他的弟兄。10他若沒有弟兄,就要把他的產業給他父親的弟兄。11他父親若沒有弟兄,就要把他的產業給他族中最近的親屬,他便要得為業。』這要作以色列人的律例典章,是照耶和華吩咐摩西的。」 

        上面這段經文記載的是,當摩西按照上帝的吩咐,把迦南地分給以色列人為業的時候,瑪拿西的玄孫西羅非哈已死。但他沒有兒子,只有瑪拉、挪阿、曷拉、密迦與得撒等女兒。她們去向摩西爭取產業,以便為她們的父親存留名分。 

摩西因此去求問上帝。上帝的回答,不但允許她們的請求,甚至還稱許這五位姊妹說:「西羅非哈的女兒說得有理」。除此之外,上帝又頒佈一套:父死子傳、無子傳女、兄終弟及…等等的產業繼承條例。

  

因此,根據聖經的記載,人類具有非常強烈的族群認同傾向。這就代表,上帝不但創造了族群和語言多元化,並且也把它們刻劃在人性和社會制度裡面。

 

伊薩克的看法也與這個觀念互相呼應。因為,他對於族群認同的定義就是:族群認同就是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就與其他人共同擁有的一組天性與價值[7]

 

 保羅的家譜觀

  然而,有些人可能會說,保羅不是勸提摩太和提多,要教導人不可聽從「無窮的家譜」,並逃避「家譜的空談」嗎?這豈不是代表保羅否定家譜以及族群認同的觀念嗎?

 

所以,讓我們花點時間來討論這兩個片語。在頭一個片語,「無窮的家譜」裡面,被翻譯為「無窮的」形容詞,希臘原文的音譯為aperantos,字義是「無止盡的、無限的、無邊際的」。英文新國際版聖經把這個片語翻譯為”endless genealogies”,也就是「無止盡的眾多家譜」。

 

至於第二個片語「家譜的空談」,在希臘原文中只有「家譜」而已,後面沒有「的空談」等三字。英文新國際版聖經把它翻譯為”genealogies”,也就是「許多家譜」。

 

根據這個事實來看,保羅並不是認為,家譜本身乃是「空談」,而是反對有些人無止無盡、不斷地談論家譜,因而妨礙到正事,甚至限制了信心的培養和發展。所以,這點不能代表,他否定家譜本身以及族群認同的觀念。

 

除此之外,《聖經新辭典》關於「家譜」的條目表示,保羅在這裡所說的家譜,並不是指舊約正典的家譜,而是舊約次經和異端經典所說的「家譜」。這個條目的說法如下:

 

在提摩太前書和提多書的「家譜」一詞,是含有貶義的。提摩太前書將『荒渺無憑的話語』與『家譜』相提並論,而提多書則將『無知的辯論』與『家譜』並列。保羅說這句的時候,他所想到的,可能是猶太人的次經中基於舊約而創作的神話故事,如在禧年書(Book of Jubilees),或者他是想到諾斯底派的著作所提到的分神體(aeons)。這些經文所謂的『家譜』,明顯不是指舊約的家譜。[8]

  

    這個說法的可能性很高。否則,舊約的家譜牽涉到上帝創造人類的歷史,而主耶穌的家譜則牽涉到,舊約應許的應驗以及救恩的起源,保羅怎麼可能對它嗤之以鼻呢?

  事實上,保羅顯然很支持人類追求族群認同的天性。因為,哥林多前書九章22節說:「向甚麼樣的人,我就作甚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

  總而言之,族群和語言多元化乃是上帝的旨意與榮耀。基督的教會應該遵守與維護族群和語言多元化,這樣可以榮耀上帝、活出三位一體的合一見證,並享受永世多元敬拜的喜樂。 

        另外,這樣做又可以作為天下萬族和平相處的好榜樣!全文完 



[1] 以弗所書四章16節。

[2] 喬比著,蔡佩真譯,《天使的職事》,(台北:橄欖基金會,1998年),第25頁。

[3] 王正中主編,《聖經原文字典》,(台中:浸宣出版社,1996年),52頁。

[4] 潘乃德著,黃道琳譯,《文化模式》,譯自Ruth Benedict, Patterns of Culture,(台北:巨流出版社,2001年),第32-33頁。

[5] 吳羅瑜編,中國神學研究院譯,《聖經新辭典 上冊》,(香港:天道書樓、中國神學研究院,1997年四月三版),第546-547頁。

[6] 同上書,第547頁。

[7] 伊薩克著,鄧伯宸譯,《族群》,第62頁。對於這一個定義,伊薩克本人的說法是:「族群認同是由一組現成的天性與價值組成。出於家庭的偶然,在某一時間,某一地方,從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的那一刻起,他就與其他人共同擁有了那一組天性與價值。」我們認為,所有生命都是上帝所創造的,並不是出於「家庭的偶然」,所以本文沒有直接引用他的這句話。

[8] 吳羅瑜編,中國神學研究院譯,《聖經新辭典 上冊》,(香港:天道書樓、中國神學研究院,1997年四月三版),第547頁。


Posted by raywu018 at 12:00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