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22,2008

忘憂草

!cid_00f001c81ba3$f9b11390$0b00000a@corrine.jpg
台湾人俗称母亲为「萱堂」。「萱」是象征母亲的意思。它是一种百合科的值次,夏天在花梗上开红黄色的花,也泛称忘忧草。另外一种植物「椿」则代表父亲,因此台湾人一般都称父母为「椿萱」。

思念追溯种种,回忆却是如此扣人心弦。时间也许会让人淡忘痛苦伤悲,但是留下的却是永远的追忆。


去年我写下了天使的翅膀,记念母亲的离世。摘录的心情,却不知不觉的重扣我心扉。今年的母亲节在不到的三个星期又悄然的回到身边,我想起了岁月蹉跎,但感恩的心却从未曾改变。墙上仍旧挂了和母亲生前的合照,但思念像一条漫长的河流,川流不息在心中奔窜。

母亲伟大的字眼,在无数的夜晚陪伴孩子入眠。耳熟能详的童谣:『世上只有妈妈好…』,诗歌中的妈妈的喜欢如此的描述:『 小小时候有好多喜欢,喜欢问山是怎么绿的? 喜欢问海是怎么蓝的? 还有那星星是谁家的流萤? 祇有妈妈说傻娃娃:山是因为希望而绿了,海是因为理想而深蓝,星星是夜神最美丽的眼睛。长大后我才明暸,妈妈只有一个喜欢 ...』(我认识的一位传道人的创作歌曲)。歌词中诠释了孩提时代对世界的单纯,而长大后逐渐了解母亲的无私奉献。



十月怀胎生下我们,含莘如苦把孩子扶养长大,她的名字叫母亲。岁月在母亲身上留下痕迹,深邃的眼眸,结实长茧的双手,心满意足的脸庞洋溢着喜悦,是因为她的孩子已经长大。天父对衪的儿女也是像母亲一样无条件的付出供给,爱在母亲的身上展现无遗。



母亲怎样安慰孩子,天父也是一样的安慰我们。母亲彰显了神原始的爱,衪的爱无法描述,如同我们无法用字句去表达母亲对我们无条件的爱一样。穹苍的繁星是如此的璀璨浩瀚,妈妈对我们的爱也像宇宙一般的无限而明亮。

去年写下了天使的翅膀,我比喻为母亲的爱,也诠释了自己对母亲永远的缅怀和感恩。今年的母亲节,太太怀孕当了母亲,尚在母腹的宝宝让我初尝初为人父的心,我坚信阿爸天父也是如同双亲一样的呵护疼惜我们,永远相伴如同沙滩上的足迹。

谁人愿意为我们任劳任怨、在岁月穿梭的指缝间逐渐老迈,眼泪终日为我们淌流是如此的心甘情愿,没有惊天动地的丰功伟业,却是儿女心中默默守候的英雄。她的恩德远比泰山还重,是孕育我们的摇篮,奉献她美丽的一生。如同钟表不停摇摆,直到历经沧海桑田天荒地老,她仍然在看不到的尽头守候。她的名字叫做『母亲』。

多馬



引用URL

http://cgi.blog.haleluya.com.tw/trackback/5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