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9,2008

因為愛及不捨流淚

原來面對死亡,是那樣的無助及未知!在我爸爸的生命的即將結束前,我那樣焦急的呼求上帝,救我爸爸的靈魂不要到地獄,那要心急無助的帶著媽媽禱告呼求上帝讓爸爸活下來,看著生命的即將離去,心中的不捨與難過,不知道流了多少的眼淚。
凡是都有神的美意,上帝沒有讓爸爸活下來,可是上帝早在幾年前,因著我不會講話的那段時間,父母心疼我、愛我,所以跟著鍾傳道開口禱告接受耶穌,想得到上帝的幫助。
之後我回到台中跟著父母一起住,我們有一段美好的時間。我常常到母親的房裡聊天,我陪爸爸一起到公園推著輪椅曬太陽,看醫生,常常在我工作忙碌一段時間(我在家工作),我會下樓來,抱抱他,牽牽他的手,摸摸他的禿頭,我覺得他好可愛,好喜歡他,我覺得上帝把祂對爸爸的愛,放在我的心中,我會跟他說,「我愛你,耶穌愛你。你是好爸爸」他會說「好」,要他對我說「I Love You」他也會這樣說,那是一段很美的時間,我也深深體會原來愛人這麼美好,我也想繼續愛人,因為上帝愛我。
爸爸在26日周六被主接走臨終前幾個小時,我的主管(雷哥牧師)從台北下來為他施洗,他睡著了,臉龐很安詳。謝謝主。
會流淚,我想是因為愛,及不捨所以掉淚,我想不是信仰不堅定(也許我對真理認識不夠清楚吧) 。我喜歡我的朋友佳玲的一段話「感謝主!有那麼一天我們仍能在天家相聚,所有失去的苦楚,都將被重逢的喜樂代替 。神的愛在我們中間,沒有改變」。尤其這一句「所有失去的苦楚 都將被重逢的喜樂代替」。是曾經面臨過死亡及失去的朋友的感受。
是啊,面臨死亡及離別是那樣的無助,可是有主,所以我們有在天家相見的盼望, 期待我的一家人及愛的朋友都能在天家在相聚,因為我的家人愛我,我也深愛我的家人。
我想的確神有祂的美意,曾經我不斷的問上帝,我一個好好的人,為什麼曾經有一段時間臉部扭曲,無法開口講話,上帝終於回答了我,這是他揀選我爸爸得到永生的方式,那麼多年後,我瞭解了,我也告訴上帝,為了我愛的家人,所附上的這樣代價,我願意。
謝謝我的朋友、牧者的陪伴代禱協助。宗穎及黎玉的一段話,我也很喜歡「上帝愛妳,所以讓妳有機會跟父親說再見。上帝愛妳父親,所以差派神的使者為他施洗。上帝愛妳的家人,所以存留福音的種子在這其中。 因為愛,所以我們都哭了!」
謝謝你們的陪伴代禱,求天父以他的愛 ,代替我的爸爸,當我思念爸爸的時候,可以幫幫我,也希望天父成為我的弟弟妹妹天上的父親,還有成為我媽媽的安慰。我們一家人還要在天家相聚。



Posted by baby at 19:37Comments(0)TrackBack(0)我與家人

January 10,2008

汪致中、鍾素明、汪蕙欣的故事

汪家三人行 祝福的人生
 汪致中、鐘素明因為照顧汪蕙欣-多重障礙的孩子,2002年獲得中華民國智障者家長總會頒發「第一家庭」。現在他們開設「有愛餐廳」,因為以他們的經歷及汪蕙欣的歌聲,鼓勵幫助更多生命有殘缺的人。
 汪蕙欣八個月大時,異常高燒不退,經過檢查,醫生宣布蕙欣腦部空洞受損。
 蕙欣曾經持續發燒好幾個月,每次都燒到四十度,主治醫師要求記錄蕙欣每小時的體溫。汪致中、鍾素明只好輪流照料。
 當時汪致中照顧蕙欣的時候,總是唱著《西風的話》。鍾素明說,這首歌的歌詞就是汪致中對上帝的禱告,歌詞說「去年我回來,你們剛穿新棉袍,今年我來看你們,你們變胖又變高」。
 汪致中向上帝禱告,他的孩子正在向死神搏鬥,希望她可以活下來渡過寒冬。當春天來臨時,他可以帶著孩子去看荷花。
 上帝應允了汪致中的禱告,蕙欣活下來了。回首過去,蕙欣被診斷為輕度智障、弱視、鼻子也有問題等多重障礙。三歲八個月才會叫爸爸、媽媽,五歲才會站立。
現在蕙欣21歲高農畢業後,不僅學聲樂、鋼琴、電子琴,汪致中、鍾素明在龍井藝術街開了「有愛餐廳」,蕙欣就在餐廳擔任駐唱歌手。跟蕙欣一起演出的是台中榮中禮拜堂的耀祺,他是多重障礙的孩子。
 當蕙欣唱著《風雨中也能飛翔》,「人生旅途多風浪,世事變幻嘆無常,我的心要仰望祢,祢在天地永為王;不管夜晚有多長,黎明終究會來臨,我的心要等候祢,祢的美意必彰顯」。深深地帶給人感動,不禁令人流淚。
鍾素明說,希望透過這家餐廳可以讓人認識這些孩子的單純、善良,有個地方讓他們可以走出教會、進入人群,讓他們的生命是有益的、做能力所及的事情。希望那是個可以鼓勵人、激勵人的地方。
 汪蕙欣也用她的歌聲,陪伴幫助有病痛、苦難的人。鍾素明說,雖然蕙欣是有缺陷的孩子,但是她使用上帝給她的一切去幫助人,她寫卡片、唱歌、探訪、安慰人,雖然她的身體有殘缺,但是她的心是自由敞開的,上帝使用她來祝福別人。
 鍾素明說,小彥廷是第五對染色體異常的孩子,無法自己喝牛奶,醫生在他的肚子接了一個管子,媽媽必須把食物灌進去。
 她說,當時小彥廷很多器官都有問題,醫院有意要作氣切。但是當時只有一位醫師會進行這種手術,只要這位醫師出國就無人會處理,所以有人認為孩子的生命毫無價值。
 她說,台中榮總一般兒科主任徐山靜醫師,同時也是她教會的小組長詢問她的看法。她說,醫師沒有權利告訴父母,孩子的生命是沒有意義的。她與蕙欣想帶著伴唱CD及手提錄放音機去陪伴小彥廷。
 鍾素明說,當她看到彥廷的父母,就好像回到蕙欣小時候。她看到身心俱疲、心情焦慮的父母。
 當汪蕙欣拉著小彥廷的手,唱著一首首的詩歌,彥廷的父母一直掉眼淚。之後,鍾素明常常寫信給他們,用聖經的話勉勵他們。彥廷的父母告訴她,聖經的話對他們很有幫助,詢問可不可以送聖經給他們。
蕙欣每天至少要與彥廷見面一次,除唱歌外,她也拼命將自己心愛的玩偶帶去病房陪伴彥廷。
 後來,彥廷的父母決志信主,當時彥廷的媽媽一直哭,說上帝找她很久。原來彥廷的媽媽在結婚前去過教會,不過當時是礙於人情。直到她看到蕙欣每天來陪伴彥廷,她體會到是耶穌來找她,而她一直拒絕耶穌。
後來彥廷罹患肝癌,2006年,醫生告知彥廷的生命已近終點,彥廷雖然睡著了,但他卻永遠活在蕙欣的心中。
鍾素明說,他們在龍井藝術街開的「有愛餐廳」,掛了一張超大的照片,照片中的蕙欣正在逗彥廷開心。每次客人問起照片中的Baby是誰?蕙欣總回答說:「他是『天父的孩子』!」
 鍾素明及汪致中也用照顧蕙欣的經驗,十年前在台中榮中禮拜堂成立寶貝班,照顧教導智障、自閉、學習障礙等有多重障礙的孩子。
 汪致中在寶貝班中,面對突然大叫、動手打人有自閉傾向孩子,汪致中總是溫和地走過去抱住孩子,給他安全感,然後再輕聲反覆地告訴他,「用說話的方式來表達」、「這樣大叫會嚇到人」。讓孩子在安全的環境中學習。
 鍾素明發現多重障礙的孩子語言能力很弱,為了引導他們認識聖經,就以詩歌中找出單字,提升他們的語文能力。
 她說,上帝使用他們耕耘照顧多重障礙孩子這一畝田,就像讓戰馬馳騁在沙場上,上帝蒙住他們的眼睛,只能單單聽見上帝的聲音。
鍾慧明說其實從蕙欣出生、到寶貝班,到現在參與會心使團的服事,常覺得前面道路充滿了不確定,但還是會盡力去做,一直到神接她走的那一天。她想她能為蕙欣做什麼呢?有時候覺得自己並不能夠做什麼,而是相信慈愛的上帝,會用祂的美善照顧蕙欣的一生。


Posted by baby at 22:26Comments(0)TrackBack(0)轉載自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