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30,2009

謝謝你豐厚了我的生命

這篇文章感動著我的心,尤其那一句「大人也需要有人照顧」~

這篇文章一妹兒我多半是寄給我以往的朋友
我寫著~
現在每個人有不同的生活圈子,但是我有時還是會想起每個階段的朋友,也許是陪伴,也許是一起抱怨聊天, 或者是曾經有過彼此共事等經驗…

這些經驗很特別,不曾過去,而 會在記憶的角落出現

也許是時光動了手腳,回憶總覺得美好

如果你是我現在的朋友 很高興我們常常有機會在一起
若是我以往的朋友 謝謝你們過去在我身邊的陪伴!
.......................................................................................................................................
本文轉載自網路文章

暑假期間,一位昔日好友由倫敦回來。我們約在信義路金石堂五樓的咖啡屋中見面。
夏日的午後,鬱熱難當,我拉著女兒的手,走在人潮滾滾的街道上,覺得整個城市似乎要燃燒起來。
女兒的小手,常因逆向行走的行人的衝撞而由我手中鬆脫,然而,很快地,又會上前來。我們就在商家吆喝聲、行人討價還價聲中,斷斷續續地聊著,女兒問我即將和什麼人見面,我說:「是媽媽大學畢業後留在學校當助教時的同事,由很遠的英國回來。」
女兒側著頭天真地問:「是不是從很遠的地方回來的人,都要約著見面,請他們喝咖啡 ?」
「那倒不一定啦!媽媽那時同她感情最好,一起做助教時,她很照顧媽媽。」

女兒鍥而不捨地接著問:「大人也還要人家照顧嗎?她怎麼照顧你?是不是像蔡和純照顧我一樣?教你做功課?」蔡和純是她的同班同學。

我聽了不由得笑了起來說:「大概差不多吧!人再大,也需要別人照顧呀!對不對?像爺爺生病了,也要我們照顧嘛!對不對?...」

「那你生病了嗎?那時候?」

「生病倒沒有。不過,那年,有一段時間,媽媽的心情很不好,覺得自已很討人嫌,人緣很差。

就在那年聖誕節前幾天,我發現王阿姨偷偷地在我辦公桌上放了張她自己做的賀卡,上面寫著:『我不知道怎樣形容我有多麼喜歡你,祝你佳節愉快。』媽媽看了好感動。這張卡片改變了當時媽媽惡劣的心情。更重要的是,給了我很大的鼓勵,使我覺得自己並不那麼討厭!」

女兒聽了,若有所思,低頭不語。

我和朋友見了面,開心地談著往事、彼此探問著現況,女兒一旁安靜地聽著,不像往常般吱吱喳喳搶著說,我們幾乎忘了她的存在。
一會兒工夫後,女兒要求到三樓文具部去看看。十分鐘後,女兒紅著臉,氣喘吁吁地上樓來,朝我悄悄地說:「先借給我一百元好嗎?我想買一個東西,回去再從撲滿拿給你。」
我和同學談得高興,不暇細想,知她不會亂花,便拿錢打發她。過沒多久,她又上來了。面對朋友,恭敬地立正,雙手捧上一盒包裝精美的禮物,一派正經地說:「王阿姨!送你一個小禮物,你從那麼遠的地方來。」
朋友和我同時大吃了一驚,朋友手足無措,訥訥地:「那怎麼行!我怎麼能收你的禮物!我英國回來,沒帶禮物給你,已經很不好意思了,而且,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兒 ....」

女兒很認真地併攏腳跟,無限深情地說:「我媽媽說你是她最好的朋友,謝謝你以前那麼照顧我媽。」

一股熱氣往腦門兒直衝了上去,我喉嚨驀地哽咽了起來,眼睛霎時又濕又熱,我束手無策,萬萬沒想到女兒竟會如此做。
朋友的眼睛也陡地紅了起來,嘴脣微顫,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緊緊摟過女兒,喃喃說道:「謝謝啊!謝謝!」這回輪到女兒覺得不好意思了。她伏在朋友肩上尷尬地提醒朋友:「你想不想看你得到什麼禮物啊?」

朋友拆開禮物,是掛了個毛絨絨小白兔的鑰匙圈。女兒老氣橫秋地說:「會照顧人的人一定會很溫柔的,所以,我選了小白兔,白白軟軟的,你喜歡嗎?」
朋友感動的說:「當然喜歡了,好可愛的禮物。我回英國去,就把所有的鑰匙都掛上,每打開一扇門,就想一次你。......真謝謝啊..」
女兒高興得又蹦又跳地下樓去了,留下兩個女人在飄著咖啡香的屋裡領受著比咖啡還要香醇的情誼。

生命中總有不同階段的朋友來來去去,但大多數的人們只用回憶懷念舊朋友,時間越久,友誼慢慢就淡了,不論多深厚的友情終究敵不過歲月的考驗,除非我們自己願意用心經營!

所以身邊總是新朋友比較多,但有些朋友雖然無法豐裕自己的生活,卻能溫暖自己的生命,每當想起他(她)時,看到他(她)時,心情就會很快樂、很開心,或許你我都曾經擁有過這樣的朋友,也曾經因為不珍惜而失去了這樣的朋友!
幾年後,我們還會是好朋友嗎?我的好友?一句好話、一句問候、一個微笑滋潤別人生命,也讓自己的心靈生活更加豐厚。



Posted by baby at 12:59Comments(0)TrackBack(0)轉貼網路文章

September 26,2009

樂事一件

我每個月習慣在到薪水前列預算,包括每月生活花費、買書等消費,我上次跟朋友提起,她對我的習慣有些意外,我想她大概是想,不多的薪水也要列預算啊!>_<

不過,即使我每月編列買書預算,我買書的速度實在跟不上看書的速度,根本不成正比,為了不要在書店當看免費書的書蟲,所以最近愛上圖書館,在炎熱的天氣中躲在圖書館吹冷氣看書及雜誌,倒是挺愜意的。然後在上網找一些我想看的書借回家看,倒是有趣的事,我除了看一些當期雜誌,也會找一些我喜歡的作家的書如小野、王文華、朱天心的書來看,上網找一些著名作家的書如三蒲陵子的《冰點》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憂容童子》等書。

上圖書館借書看書真是一件樂事。

我心裡默默地對上帝低語~不知道是不是上帝瞭解我,知道我喜歡看書,所以讓我走上文字事奉的道路,如果是,求主幫助我文字事奉可以作得好,或是如果上帝覺得我作的好,求主幫助我對自我的認知改變。


Posted by baby at 23:32Comments(3)TrackBack(0)自然與藝文

September 18,2009

愛的力量

我昨天拖著疲憊的身心靈到小組,想著不知道如何跟人互動,坐下來,俐昕堅定的拍拍我的肩膀,我不知道為何有想哭的感覺,一個人真的累了,其實我不怕苦、累,只是希望有人知道我是這麼努力的活著,這麼努力的付出,有人瞭解關心。
周三雷哥特地到神岡鄉舅媽家表達關心,我依然感動也表達謝意他所付出的一切,昨晚到小組,有人抱抱我、關心我瘦了(因為服事及阿嬤的事我真的吃不下),慧嵐拉著我的手的叮嚀,我會記在心中,那麼多的擁抱,我的心感動著。

是啊!只要有愛的力量,我會勇敢再往前走!

Posted by baby at 8:27Comments(2)TrackBack(0)心情札記

September 11,2009

一生以文字 見證神的榮美

轉載自基督教論壇報2009.9.11-14

一生以文字 見證神的榮美
感謝上帝用文字救了我的生命,我立志也要用文字事奉祂

◎蔡惠玲/台中忠孝路長老教會會友

從小,我就喜歡看書,因為我的父母工作忙碌,沒有很多時間陪伴著我,所以在我成長的過程中,小說、散文等書籍一直陪伴著我。
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走上文字事奉的道路。我發現自己可以寫些東西,是在我剛信主不久,我進入嬰兒與母親雜誌擔任採訪編輯。
印象深刻的是,我第一次嘗試靠著禱告完成寫稿,那次我撰寫有關哺育母乳的專題報導,結果有許多讀者來函,表達他們得到很大的幫助,我好像找到可以打開書寫文字表達我的想法的鑰匙,所以後來常常倚靠著禱告,完成一篇篇的採訪稿子,不僅獲得肯定,我也發覺我對文字的興趣。

文字成為情緒出口

但是我走上文字事奉的道路,卻是一條艱辛的過程。曾經有段時間我因為莫名原因無法開口說話,只能靠著筆談,所以即使被欺負也無法說出口,所以那時我對上帝生氣,不願意禱告,生命也常常在死亡邊緣遊走,有時想著要去撞車,有時想著跳樓…。很奇妙的總就在決定要傷害自己的時候,會及時經歷上帝的安慰及醫治。
而且不知為何,我即使不願意禱告但卻願意閱讀聖經,我常常邊讀聖經邊流淚,因為聖經的話語安慰我的心。
例如:詩篇139篇1~4節「耶和華啊,你已經鑑察我、認識我,我坐下,我起來,你都曉得,你從遠處知道我的意念,我行路,我躺臥,你都細察,你也深知我一切所行,耶和華啊,我舌頭上的話,你沒有一句不知道」,好像上帝透過這段經文告訴我,我所經歷的一切事情,別人不懂,但是上帝祂都瞭解明白。

神的話語安慰陪伴

就這樣,我靠著大量閱讀屬靈書籍刊物及聖經,及經歷上帝的醫治,讓我得到幫助及安慰,沒有走上死亡。
有一次,我閱讀基督教論壇報,當期報紙提到目前憂鬱症造成死亡的情況嚴重。我想到自己蒙受上帝的恩,我感謝上帝用文字幫助救了我的生命,所以我回應上帝禱告「我要用文字服事上帝」,希望讓在生命垂危邊緣的人瞭解,上帝可以給人活下去的力量,生命是有出路的。

決志文字事奉上帝

在上帝引導下,我走上文字事奉的道路,現在我也在報社服務。
每每在報紙出刊日,我會早早的起床到家門口拿報紙,看看自己有哪些報導上版面,或是否在重要的版面。
若是報導上版面,那一天我就充滿喜悅,若是上版的稿子數量少,我就會難過,我的心情會隨著起伏,彷彿我活著的盼望就是稿子上報紙版面,好像那也就是我存在的價值。
因此我更加努力要求自己閱讀進修,不管路途遙遠的去上課進修,接受資深媒體記者及編輯的教導,希望自己成為優秀的文字工作者,但無形中也帶給自己許多壓力。
直到有次我參加退修會,我發現,上帝要透過文字事奉這條路,首先要醫治我過去的創傷,恢復我的自我形象及認知,肯定自我的價值。

退修會重建自我

我回想,我有時候在採訪過程中聽到受訪者的故事,我會被他們生命故事激勵而感動的流淚;有時我在電腦前打著稿子,稿子內容好像會觸動我的心,我會在電腦前邊打著稿子邊流淚;而且會有人告訴我,他們看我的文章覺得感動。
透過上帝一次次的安慰及醫治,及別人一次次鼓勵及肯定我,讓常常覺得甚麼都不會的我,對自我有些新的認識。
就像作家隆梅爾所寫的《上帝值夜班》描述一位小男生傑瑞,畫圖課時他不小心把顏色塗到線外,他很沮喪的把圖畫紙撕成兩半躲到桌下,對自己說:「你真笨!你什麼也做不成」,主日學老師安塔妮撿起撕掉的圖畫紙對他說:「我可以把它重新黏起來嗎?我很想保留這幅畫」。透過安塔妮的引導重視,讓傑瑞有新眼光看待自己。

上帝調整我眼光

上帝也好像那位老師一般引導調整我對人事物的看法,使我對自己有不同新的眼光,肯定自我存在的意義。
文字,不僅是我的表達方式,更在我生命裡跳躍,因為我走在文字事奉的道路,有恩典、有挫折、有挑戰,但我仍堅定這一生文字事奉道路,要以文字見證上帝的愛與榮美。


Posted by baby at 18:29Comments(0)TrackBack(0)轉載自媒體

September 10,2009

是不是可以不要這樣對我說

林旻凱牧師今天為阿嬤在病床施洗,又是在病床施洗...

如果可以在他們健康的時候可以受洗,我何嘗不願意,我付上禱告、陪伴及關懷…的代價,但他們仍只能在病床上受洗,所以是否可以不要再對我說「我不希望我的家人只能在病床受洗」,因為我會心痛、難過,因為我盡力了…

前天阿嬤住進加護病房,現在正在開刀生死未卜,走在醫院的加護病房,會不經回想起去年父親在加護病房情形,看到插管的阿嬤,我的眼淚直直落下。
不知為何,父親與阿嬤在生命的最後階段,我會特別的想陪伴他們,都是我格外付出時間去陪伴他們,阿嬤住員林安養中心,我外出採訪時會開車去看她,有時即使沒有採訪,我也會特地開車到員林看她,為她禱告、唱詩歌給她聽,甚至讀一段聖經,我對阿嬤的刻意陪伴,就如同我刻意撥時間到公園是陪伴父親一般。

現在我陪伴的母親,常常想著若有一天母親離去,我不知會如何?

如果每一份愛在面臨生離死別的時候,都會這樣傷感與不捨,不知道我會不會有勇氣再繼續愛,因為離別是那樣的傷痛,回想每一次相處的點滴,眼淚不經滑落,主啊!求你安慰我的心,看顧阿嬤,引導生命及愛的道路。

Posted by baby at 13:01Comments(8)TrackBack(0)我與家人

September 8,2009

往日情懷童軍團

最近淡江童軍團將要為團慶出版刊物,寫了一篇回顧投稿~

那一年考上淡江,大一新生眾多的社團攤位中,結果童軍團吸引了我。

大一的訓練營是魔鬼訓練及不堪的回憶,沒有經過幾項考核就上山參加訓練營的我吃足了苦頭,首先是在冷冽的冬天裡,基隆暖暖營地總是綿綿細雨,雖然我穿著雨衣依然淋濕了衣衫,令人不經打寒顫。
第一餐晚餐要自立更生生火煮飯,我在樹叢中找著要生火煮飯的材木,搞不清楚狀況的我砍了一棵活樹準備要生火(後來才知道活樹充滿水分,是不能生火的,要找枯樹枝),結果硬生生的被我拖回營地,不僅鬧了大笑話,而且在訓練營下山後,老是在學長姐及後來的學弟妹中流傳「那個砍活樹的惠玲」。

童軍團的生活點滴在大學生活中流竄,大一暑假首次嘗試的移動露營旅行,近一周的露營行程,我們背著帳棚鍋具前往太平山美麗的翠峰湖,其實雖然累,但在那大自然的旅行中,山景、白雲等令人難忘的風景,同伴間互相幫助的扶持,不管是旅行露營中走不動時的打氣,羅浮為資深背部分行李,或是野外炊事中羅浮資深的相扶持生火、煮飯,這些都是在記憶的深刻不曾抹滅。
我們也曾經在阿里山移動露營時,在望著滿天星斗夜裡,看見難得見到的山鼠,及大四在澎湖的畢業旅行,豔陽高照的陽光及天空湛藍及澎湖鹹濕的海水,美麗的回憶都深藏著在記憶的角落中。

工作多年後,我偶然也會想起童軍團在大自然敞烊的回憶,想著想著,後來得知學鈞在台中一中創了幼童軍團等,所以我聯繫了他們,現在我只要工作有空,我就會去參加,除了看看老朋友士弼瑛芳,看到以往的老朋友帶著他們的孩子參加幼童軍團,除了感嘆時光流逝,但有時逗著小朋友玩著還真有趣。台中一中童軍團每年一度的陽明山之旅總是吸引我,不僅是苗圃是我們常去露營活動的地方,莉玲的生態解說,加上大自然中小動物的穿梭,總是讓我雀躍。

在生命中走過的就會留下痕跡,這是句老話,但過往童軍團的回憶卻在我的生命中如此深刻的烙印。

September 2,2009

秋意上心頭

秋好像來了,早上騎著車去運動,總會感受到迎面而風帶來涼意,那是秋意~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對氣候及周遭環境開始敏銳,感受到微涼的風及令人窒息空氣差異,不過啊~曬的發黑的皮膚及冒出來的雀斑,也一再提醒我陽光太炙熱了!

我有時走著,會有跳進眼簾的跳躍吱喳的小麻雀。那是會讓我露出微微笑容的場景。


Posted by baby at 16:45Comments(0)TrackBack(0)心情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