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8,2009

啟示錄七教會保羅宣教之旅


聖地之旅感言
保羅宣教之旅
上帝的愛,主耶穌的保守,聖靈的帶領在五年的旅遊業經歷中讓我去過10次使徒保羅腳蹤。在每次的行程中深深被主的愛所激勵著。在85年8月間與東門長老教會洪牧師、廖恩賜長老一行18位初探保羅宣教所經土耳其,希臘一帶。
基督教與回教的省思
從桃園機場出發,第二天早上飛抵土耳其第一大城─伊斯坦堡,全日觀光旅遊以調整時差,經過博斯普魯斯海峽,參觀蘇菲亞教堂、藍色清真寺、托匹卡皇宮、地下水庫。主後第四世紀,羅馬君士坦丁大帝因母親聖海蘭娜傳福音給他,後來信了主,基督信仰成了國教。基督徒不再受迫害,但此時基督徒政教合一,慢慢腐敗,進而回教的興起。雖有天主教十字軍的東征,後又被鄂圖曼大帝打敗後,19世紀初一直到現在大多數回教信仰。本來是基督信仰,而現在淪陷,何時能恢復?這個問題一直深藏我心,久久不能釋懷。而目前這個國家政治保守經濟落後,教育不普及,女權低落,皆是信仰保守所致。回教是世界五大宗教之一,求神興起宣教士速來此把福音大門打開。晚上坐火車至安卡拉,隔天早上到達首都,但又前往多帕多家。
福音的奧秘
今天來舊名多帕多家的卡帕多基亞,整個山區因火山溶漿經風化而形成的特殊景觀,總共分為三大區域:一是香菇頭妖精的煙囪,二是蜂巢式的房子、三是基督徒避難地下教會。當時受到羅馬軍隊及回教徒的迫害,基督徒利用石灰岩容易挖掘的土石,開挖出空調系統、廚房、儲藏室、棺木區、祭壇,讓我們對堅持信仰的基督徒由衷的敬佩。讓我想到馬太10-22所記;「並且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信仰越迫害,福音卻被廣傳。就如今日大陸地下教會,雖被迫害,而福音勇士卻愈挫愈勇。福音廣傳,而現今台灣宗教自由,生活富裕,卻福音難傳,盼望無論人生境遇的好壞,都要相信神。因神不願一人沉淪,願萬人得救,等你遇到苦難時,不是自己一人面對,而是主耶穌一起和你面對。
從多帕多家進入舊名以哥念的康亞。目前是一個回教城市,這裡的人持守著回教的戒律:第一、一天禱告五次,要方向面向麥加,在飛機上也是。我覺得要是你心向耶穌的話,何時何地都可以禱告不用擴音器提醒。第二、一生中至少一次至麥加朝聖。但阿拉伯國家普遍窮困,可以至麥加的人是少數。第三、賙濟窮人,但似乎困難。除了沙烏地阿拉伯和除海灣國家產油,大部份國家都很窮困。第四、阿拉是唯一真主,穆罕默德是先知。聽說曾經在耶路撒冷被提三層天,但無人看見。第五、一年有一月是齋戒月。回教是充份被律法所控制,這在是受咒詛的。
以哥念的講道
保羅曾住這此多日,許多猶太人和希利及人信了主,城中一些外邦人計劃要殺他們,迫使他們逃往別城傳福音。(使徒行傳十四1-7)
殉道者的榮耀
來到舊名是希拉波立的帕慕卡勒,使徒腓力也是殉難於此,當信仰受迫害是寧願受死呢?還是不承認是基督徒?我想腓利的靈魂也跟司提反一樣,現在站在 神的左邊。

啟示錄七教會
走過保羅所開括的這七個教會,一直到老約翰被放逐到拔摩海島受到聖靈啟示,寫信提醒這七個教會在屬靈生命的各個缺失。讓我深刻體會到在地上沒有一個教會是完全的。唯一的神才是聖潔、公義、信實、慈愛、毫無瑕疵的。所以在信仰的歷程上,要時常求聖靈時常光照我們,且要有一顆願意的心來悔改。以弗所教會西亞最富庶的城,政治上、經濟上、運動上、文化上獨佔螯頭。從建築雄偉的神廟,廢墟讓人感覺當時盛況,但此時也有淫亂的女神亞底米,此神由希臘時期引進,此地有一個劇場,可能是保羅每天與會眾演講的討論得地方。在此時也有圖書館的遺蹟是為完整。當保羅從哥林多回到以弗所時,他帶著百基拉與亞居拉同行,在那裡他只做了短暫的停留。在會堂裡和猶太人辯論,當眾人的請他多住些日子。他說:「神若允許我,我還要回到你們這裡。(徒十八18-28)」因此,離開了以弗所,前往該撒利亞及耶路撒冷,且完成第二次佈道旅行。保羅在以弗所的會堂裡,一連三個月講道。然後才轉到推喇奴的學房。在那裡有兩年之久。保羅都是從早上十一點到下午四點,最熱的時間在學堂講道。路加對於保羅在以弗所所遭遇的麻煩,並沒有詳細的記載。但在以弗所的第一次暴動,很明顯是商人和宗教勾結來阻止改革的例子。保羅因為曾說:「人手所做的不是神。」使得賣亞底米神銀龕龍的生意大受影響。因此底米丟(銀匠的老大)聚集同行的,對他們說:「保羅這樣說:不只我們這行業被人藐視,就連大女神亞底米的廟,也要被人輕忽。連亞細亞全地,和普天下所敬拜的大女神之威榮也要消滅了。」(徒十九:24-27) 底米丟講的是事實,而且他也贏了這次的爭論。他的演講便得整城騷動。群眾都擠進劇場喊道大哉、以弗所的亞底米阿,如此約有2小時之久。城裡的書記被叫來告訴眾人說:「假如這些人有做錯任何事的話,須要經由公會裡的方式來控告,以索求賠償。如果暴動繼續而無理由的話,我們難免被查問。」後來這些盲目的群眾就散了。經過這事後,保羅決定離開以弗所,請門徒勸勉他們,就辭別起程,往馬其頓。(徒十九:28~二十:1) 羅馬書十六章都是一連串的問安,很可本來只是一些寫給以弗所教會會友的便條紙。後來不知怎麼卻成為羅馬書的一部份。十六章三節是問後百基拉與亞居拉,保羅寫到:「他們為我的命,持自己的頸項致之度外。」在哥林多前書十五;32裡保羅寫到:「我若當日像尋常人,在以弗所同野獸戰鬥,那於我有什麼益處呢?那野獸可能是人,也可能是獅子。保羅也許是藉著百基拉與亞居拉的幫助,得以逃脫。許多學者相信保羅監牢期間,寫了腓立比書以及其他新約書信。一個沉默的提醒者,告訴我們保羅在以弗所,可能被囚的地方是一座用石頭造成堅固建築物,座落在離劇院一公里的山坡上。今天我們稱為聖保羅監獄。在啟示錄裡,約翰說他看到一個異像。有一個好像人子的,他是首先的也是末後的,命令約翰寫信給以弗所教會的使者說:「那右手拿著七星,在七個金燈台中間行走的說: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啟二:4) 這些喜初的愛心指的是保羅時代,當他們剛信主時信心是堅定的。祂說:「你們曾為我的名勞苦並不乏倦,所以應當回想你是從那墮落的。要悔改,行走初的事。」 他命令他們,不要向尼哥拉黨惹人妥協信仰。對於那些忠心的人,約翰用他所見到的異像與主的名保證,得勝的我必將 神樂園中生命樹的果子賜給他喫。(啟 二 :7 ) 舊名士每拿的伊茲米爾,啟示錄裡寫的士每拿教會的信。大約在POLYCARP殉道的六年前,「首先活的,末後的死又復活的說」(啟二:8)在每封信中說話的人都有超修的特質、貧窮、誹謗和痛苦是大部份早期聚會的命運,士每拿教會亦不例外。我知道你的苦難、你的貧窮 (但卻是富足) 也知道那自稱是猶太人所說的誨謗話。(啟二:9) 但約翰告訴他不用怕。因為痛苦不會持久,你務要至死忠心,我就賜你那生命的冠冕。得勝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啟二:10-11)
別迦摩教會─撒但的寶座。
聖經中記載,你要寫信給別迦摩教會的使者,說:「那有兩刃利劍的說: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撒但座位之處。(啟二12:13)撒但座位可能指的是城中宙斯祭壇。更有可能的是別迦摩是當時羅馬政府統治這個區域的中心。如有人拒絕去拜凱撒便會在此祭壇受處決。除了來自政府的危機,還有人服從巴蘭和尼可拉黨的教訓。(啟二:14-15);(啟二16-17)是神對別迦摩的應允和保護直到永遠,推雅推喇、淫亂的罪行。(啟示錄二:18)在=寫給推雅推喇教會使者中,提到:「上帝之子,不知約翰此處是否用在比較基督與羅馬皇帝。因為皇帝被認為是宙斯的兒子、太陽阿波羅的化身。(啟示錄二:19-28)推雅推喇教會的成員被勸戒要行比起初所行的更多。但事實上他們容讓自稱是先知的耶洗別乃是主因。耶洗別可能是假名或是放蕩的意見,原來的耶洗別是非利士偶像崇拜者。她是以色列王亞哈的妻子。列王記下九:22她的名與淫行邪術連在一起,放蕩及自由思想一直威脅基督教會,但此處教會的脅迫,不是來自教會外的皇帝崇拜或逼迫,而是出於裡面的放縱及缺乏道德責任。所以啟示錄二:23說:「察看人肺腑心腸的」,而對那些等到主來的,啟示錄二:26、27說:「我要賜給他權柄制伏列國,我又要把星辰賜給他。」
撒狄─美如晝的地方。啟三:1-2約翰告訴撒狄的基督徒說:「此信是從「那有上帝的七星推七星來的。」而且訓誡他們說:「要儆醒,堅固那剩下的。」教會也許看起來很繁榮且大,但對約翰來說,外表並不與最後的行為相符合。按名你的是活的,其實是死的,因我見你的行為在我上帝面前,沒有一樣是完全。啟三:1-2 相反的,那些得勝的,啟三:5 他必與主同行。穿白衣,這是公義與不朽的顏色。在每封信約翰都提出特別的獎賞保證行福與永生。
非拉鐵非─比較沒有受指責的教會。約翰警告全世界的人,在很短的時間內將面臨嚴重的考驗。他提到教會不會很強大,但信徒很忠心。我必快來,你持守你有的,免得有人奪去你的冠冕。(啟三:11)約翰論及得勝者在主再來之時,將在神得的殿中依柱子。我又要將我神的名和我神的城的名。這城就是從天上,從我神那裡降下來的新耶路撒冷。(啟三:12)
老底嘉─不冷不熱的教會。此城市位於南北向撒狄。至別迦摩與幼發拉底何到以弗所道路的交通要到上,所以老底嘉很快就成為富有的城市。因此在主後六十年,一次毀壞性的大地震,他不需要外援而能再重建起來。在基督教時代以前是貿易要道且出產黑亮毛料而富名聲。約翰在啟示錄裡提到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啟三:18)就是一種混合,但卻不是約翰警告老底嘉人去買的理由。或許約翰記得向拉波立的溫泉(流過老底嘉其水不溫不冷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啟三:15-17)這是針對那些拒絕把他們的信仰完全託付神,來幫助會的人說的。約翰述及:「說,那為阿門的,(啟三:14) 為了那些有足夠信心和反應這話語的人,靈將與他們在喜宴上同出席。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裡去,我與他,他與我要一同出席。(啟三:20)」約翰在寫給七間教會一系列信的結論中,用更加引人注意從聖靈來的應許。「得勝的我要賜給它在我寶座上與我同坐,就如我得了勝,在我父的寶座上與他同座,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啟三:21-22) 走完震撼人心的七教會續往帖撒羅尼迦、腓力比、哥林多。

希臘正教的保守風格
從伊斯坦堡沿東北部海岸線進入土、希邊界再進入薩羅尼加及腓利比午餐享受中東很少有的豬排。到了腓利比監獄,領受洪牧師的解說,讓我們了解到保羅和西拉被關時候,因唱詩讚美地大震動監門全開,連獄卒看到神的作為都願意信主。希臘正教佔住人口的98%。但與天主教很像。裡面全是油燈,聖徒畫像,聖物與聖人崇拜非常嚴重。人民保守,經濟落後。
愛的真諦
保羅面對哥林多教會當時光景,留下一段致理名言。我若能說萬人的方言,並天使的話,卻沒有愛。我就成了鳴的鑼響的鈸,以及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感恩的結束
此團全是上帝的恩典,也要謝謝屬靈的阿爸─廖恩賜長老。他忍辱負重協助我帶團,洪牧師協助翻譯。最後將一切的榮耀歸於愛我們的主耶穌。陳啟清0921242344





Posted by andy at 15:02 回應(0) 引用(0)

引用URL

http://cgi.blog.haleluya.com.tw/trackback/114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