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5日

賈玉銘牧師的慘痛教訓---《看這些人》(三)

離開巴比倫.jpg
賈玉銘牧師的慘痛教訓---《看這些人》(三)
拙口

一九五四年春,上海靈修院來了幾位政府搞宗教工作的“幹部”,和賈牧師會談了數小時。很明顯,這種會談不可能談真理上的該與不該,只能交易式的談條件,向賈牧師“曉以利害”。擺在賈老牧師面前的兩個選擇:參加“三自會”,則靈修院照常辦下去,而且當時賈老牧師手頭寫好了大量要出版的全套解經著述文稿,都可以如期出版問世;否則,靈修院關門,出版書籍,一本也不可能。

我們無法知道賈牧師當時的思想與心靈是怎樣掙扎的,只知道最後的結果,他作出了違背自己曾以真理原則教導別人的決定——參加了“三自會”。立刻,“三自會”全國副主席的名單裏,列上了賈玉銘牧師的名字。這是“三自會”的一個重大勝利,終於將這位頗具國內外影響力的“神學界泰斗”,拉了進去。

但是,賈玉銘牧師付出的代價是什麼呢?

一、 靈修院的分裂和變質

據當時在靈修院受造就的肢體,親身感受說,賈老牧師參加“三自會”,是靈修院非常明顯的一個轉折。那種“靈風吹煦,靈雨滋潤”的氣氛,一掃而光,同工之間,同學之間,完全被那種政治鬥爭的恐懼氣氛所籠罩。恩膏止住了,聖靈能力離去了,代之另一個靈——一種陰森的權勢侵襲而來。辯論會——即鬥爭會,代替了禱告會。在一次有黨政幹部參加的,批鬥“反三自”勢力的會上,力主參加“三自會”的領頭人王XX,逼著賈老牧師當眾表態,把被批鬥的反三自會同學楊XX開除靈修院,老牧師左右為難,說不出話來,最後只是重重地“唉——”了一聲,拂袖離去。於是,這位主持會議的王XX下結論說:“老牧師被楊XX氣得這個樣子!”這位楊弟兄終於被開除,且無家可歸,沒有幾天就被捕入獄了。老牧師的主要同工,以及鍾愛的學生,也都離開了靈修院,有的並相繼被捕入獄。賈玉銘牧師完全落在“三自會”的控制之下。
有一位肢體暗暗去問賈玉銘:“老牧師,你本來在講臺上告訴我們,參加‘三自會’是違背 神旨意的;你為什麼現在自己參加?”

賈玉銘的回答是他當時只為了靈修院能繼續辦下去,他的書可以繼續出版,沒有想到會這樣發展下去,現在不能自拔了。

二、 諾言的幻滅

賈玉銘就任了三自會全國副主席的職位以後,隨著靈力的離去,同工的離去,靈修院在 神的眼中已經失去存在的價值,在三自會的戰略部署上,也不復需要保留了。於是不久,就被迫結束,合併到南京金陵協和神學院去了,而這個協和神學院是幹什麼的,它自己的歷史記錄已清楚地說明了。從此, 神託付給賈玉銘牧師的上海靈修院,不但沒有繼續辦下去,而且徹底壽終了。另外,全套解經著述文稿,本已由“基督徒佈道會文字部”出版了一部分,其餘擬儘快出全,但賈玉銘卻要回文稿,交給另一參加三自會的出版社,可惜這些文稿石沉大海不知去向了。

此時,他才意識到,名列全國三自會副主席之前,所得到的一切諾言,完全幻滅了。

五五年肅反,在全國教會中,徹底逮捕和清除了以王明道為代表的反三自會勢力之後,基督教裏表面上成了一言堂,公開的反三自會勢力,被徹底摧垮。因此,過去用以壯其門面,藉以分化對立的某些“名人”,也沒有多大利用價值了。於是,這位還掛著“全國三自會副主席”頭銜的賈玉銘,竟被打成右派,站到被告席上去了。因為當初“三顧賈府”請你出來,是要利用你的名,而非要你這個人,更非要你的工作。實際來說,任何真正屬 神的人和工作,都早已被列到他們的被告席上了。

被騙——悔之——晚矣,這就是賈玉銘牧師末後一段路的真實寫照。

如果當初賈牧師按主給他的啟示,持守真理原則,拒絕參加三自會,又會怎麼樣呢?也不過是靈修院關門,書不能出,上臺挨鬥,頂多加上被捕坐牢,和王明道一樣,與千萬個這樣的肢體同受苦害,卻守住至高 神僕人的貞操。如今,喪失真理原則,做了妥協,結果想保的,什麼也沒有保留得住,想避免的,什麼也沒有避免得了。最嚴重地是失掉了 神的見證、教會的見證、 神僕人的見證,成為逼迫殘害主教會之人的工具,對自己個人來說,真是功虧一簣,晚節失貞了!

三、 靈力喪失,一蹶不起

賈玉銘牧師末後的光景,實在令人歎息驚異。在他一生的靈命生活和事奉工作上,堪稱同心同行的賢內助賈師母,早已離世安息了。

同工的離去,愛徒的相繼被捕,更可怕的是由於走錯路而靈力喪失,失掉真正的屬靈工作,他裏外感到的孤單和痛苦,也是我們難以想像的。好像一個受了重傷的人,仆倒在地,昏昏然爬不起來。這絕非筆者的主觀臆斷,在那個時期,接觸賈老牧師的人,都可以作見證,甚至當時控制他的三自會一派的人,也不能否認,賈老牧師是一蹶不振了。

有一天,賈老牧師暗地找到他從前的一位學生,請求為他禱告。這位學生說:

“老牧師,你自己禱告呀!”

老牧師回答:“我不會禱告了。”

學生驚問:“老牧師,你從前都教我們禱告,怎麼你現在不會禱告了呢?”

答:“ 神不聽我禱告了!”說完竟失聲痛哭。

到底是什麼阻隔了 神垂聽祂僕人的禱告呢?聖經中的答案太多了,只舉一例:
神藉先知耶利米說:“他們必向我哀求,我卻不聽。”為什麼 神不聽哀求?因為“在猶太人和耶路撒冷居民中,有同謀背叛的事。他們轉去效法他們的先祖,不肯聽我的話……背了我與他們列祖所立的約。”(耶利米書十一章9~10節)

扭轉這種禱告不蒙垂聽的光景,只有扭轉自己的腳步,這是所有經歷過屬靈規律的人所能見證的。

深明屬靈規律的賈老牧師,完全清楚自己問題的癥結所在,所以他曾通過和緩央求的方式,要求退出“三自會”,但,“上賊船容易,下賊船難。”他的要求當然被拒絕了,除非自己決心付出比當初不參加更大的代價。但這對一個已經裏外受傷的人來說,談何容易!

賈玉銘老牧師末後的這種喪失靈力,一蹶不起的光景,使多少愛主也愛他的肢體痛惜、憂傷,但在那種情況下,也只能在禱告中等待他調轉腳步,裏面的傷痕得醫治,靈力恢復,在新形勢下,為主再打美好的仗!但是,直到一九六四年夏,他悲悲慘慘地離開世界,沒有聽見他有什麼變化。

哀哉!中國教會的一代屬靈巨人,中國神學界的泰斗賈玉銘牧師,竟是這樣淒慘的退出沙場,筆者書寫至此,真是噙淚執筆,幾次伏案失聲——大英雄何竟如此仆倒!

悲愴之餘,不能不清醒頭腦。綜觀賈牧師一生,何竟如此結局?有它的外在因素和內在因素。
外在因素是抵擋 神、逼迫教會的社會條件,和教會裏悖道路線對所有忠心事主之人的衝擊。這正是中國教會所面臨的共同外因。當我們看到“三自會”及其吹捧者,抬出他們的副主席賈玉銘,招搖過市的時候,令我們想到的,不是這個招牌證明“三自會”這個組織取得神學上、真理上的支持,也不是能使這個組織從這位有崇高聲望的名人,撈取一絲屬靈的印證,相反,這個招牌正是一個極好的反證:以賈玉銘的現身說法表明,“三自會”這個組織是一個怎樣毀壞 神所重用的僕人,是一個怎樣沾染不得的組織。其實,這一點,“三自會”的當權者自己是最清楚不過的,它只能蒙蔽一些國外不明真情的人們。賈玉銘牧師在參加“三自會”這一步上,成了他晚年一個慘痛的轉折。所謂“一失足成千古恨”,這是何等明顯的事實,也是一個 神僕人的悲劇!

這個悲劇的內在因素,給所有服事主的人,特別是被 神重用的人,一個極其深刻、極其重要的教訓。

賈牧師受騙是因為他的神學知識不夠嗎?屬靈程度不高嗎?還是他求問 神, 神沒有給他指示呢?這些都不是。使他作出妥協的具體條件是:靈修院要繼續辦下去,還是關門?全套聖經解經文稿,要出版問世,還是付諸東流?這是一個掙扎。靈修院培養人才解經書供應信徒。這些不但是個人多年的心血,豈不也是主的工作嗎?個人得失為小,主的工作為重。為維護工作而委屈自己,這真是難能可貴,無可厚非的選擇。

是的,在從事社會上的某項事奉,這是一個高尚的原則。但是,許多屬世的高尚原則,拿到 神的聖工上,卻是不適用的,甚至會是極其錯誤和有害的。當以色列人趕著牛車,拉約櫃時,牛失前蹄,車要翻,約櫃要倒,烏撒用手扶住約櫃,這本是好意,但被 神當場擊殺,死在車前。這給我們一個鮮明的教訓: 神不要、甚至憎惡用違背 神旨意的手段,去維護一個錯誤的工作。我們必須無條件的接受 神所吩咐的:祭司杠抬約櫃的辦法,棄絕用牛車拉約櫃的人的手段。 神絕對不允許我們用違背真理的方法,去維護祂的工作。工作的主是 神,我們只能作順命的奴僕,只有按真理而行的義務,沒有自作主張的權利。

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教會中,背道路線呼風喚雨,真如同吼叫的獅子遍地遊行,尋找可吞吃的人。這時,對 神的僕人來說,最重要的品質,就是忠心。忠於工作的主。工作和主,我們到底愛哪個?愛工作過於愛工作的主,導致可悲的結局。這是賈玉銘牧師給我們的深刻教訓。背離主的工作是社會事業,不是教會聖工。愛工作過於愛工作的主,實質上是愛自己、愛名利的變態表現,因為工作是人經營的,視主工為個人的私營事業了,實際上,必然落於竊奪主的榮耀而不覺。

神的道永遠長存,主的教會永遠立於不敗之地,不等於有形的靈修院一定要繼續辦下去,書一定要出版問世。 神若看為需要,祂必保守,僕人只有忠心。

賈老牧師有了妥協的內在因素,所以外在因素才能在他身上發生作用。這是一個慘痛的教訓!
賈老牧師雖已過去,但他的一生的成功和末後的失敗,都會成為教會的寶貴教訓。並且有何等寶貴的現實意義。筆者深信,我們本著謙卑受教的心,這樣實事求是,從這些屬靈前輩,吸取正反兩方面的經驗和教訓,必會比單方面地“隱惡揚善,歌功頌德”獲益更多,更合 神心意。
此篇拙文,似乎對已過去的主仆有所評價,但如果單為了評價一個人物,無論評得怎樣正確,我寧願緘口,今日自己受戒,明日見主坦然。但是,耳聞目睹,那些法老的術士們,歪曲歷史,謬解真道,以假亂真,以賈玉銘牧師為招牌,替自己的背道行徑尋找藉口,粉飾裝潢。對內繼續毀壞教會、苦害肢體;對外迷惑和蒙蔽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每念及此,我就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我也深以為是出於主的感動了,求主憐憫!



引用URL

http://cgi.blog.haleluya.com.tw/trackback/9385
回應文章
看了這樣得文字讓我感到難過。不論家庭教會還是三自教會,都有缺失得地方。而最讓我難過得是,竟然是人嘴里惡意得批評所帶來得論斷。
我曾經看過一篇發表在臺灣部落格上探討三自和家庭教會問題的文字,非常客觀和誠懇。我希望我們不僅僅是指責人的錯誤散播宣傳人的錯誤,更應當看到神堆三自教會對家庭教會美好的心意和祝福,我們當爲中國的教會禱告。

中國有一個家庭教會的姐妹小敏寫過一首歌:中國的早晨五點鐘,傳來祈禱聲……我也渴望有一天內地的信徒也能在公開的廣場,體育館,學校禮堂等等舉辦福音特會,我也渴望有一天我們有佳音電臺,GOOD-TV,我也渴望基督教信仰能在校園單位媒體公開宣講。我在內地,遙望臺灣的教會,在臺灣教會的網路上与臺灣信徒一起敬拜和贊美。我在死水中遙望活水。這當中的絕望和掙扎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仰望環境人會軟弱,我們是如此渺小如何能改變大環境呢?可是我相信上帝!仰望上帝就會充滿希望!就能帶著力量繼續走下去。

所以,請你爲我們禱告,請你帶動更多你身邊的基督徒爲我們禱告!願上帝在中國居首位掌王權!願上帝的旨意行在這塊土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阿門!
Posted by 南京聖保羅堂-陳聆心 at 2009年09月21日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