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2008

遇見神營會見證 -- 林獻章

博士.gif
..... 老師一來,二話不說就打了我一巴掌。我當場嚇到尿褲子,如果是在現在,信主後我會把右臉也給她打,如果在信主前,我會把她打回來。從那時候開始,對老師就有很深的恐懼感....

之前也有參加愛修園辦的遇見神營會,當時在認罪時看到有那麼多罪要認,心裡很不是滋味,我認為自己還算不錯的男人,雖然比不上楊牧師的95分,但應該也有70分吧,就保守的勾選一些罪,然後在神的面前認罪將罪釘在十架上;這次參加遇見神營會一開始要勾選附錄一至五的罪,罪真多啊﹗光看完就要花很多時間,之前認過的還要再認嗎?可是有些罪真的會一犯再犯,而且犯了之後常常忘了在神面前認罪悔改,就像家裡的垃圾要常常倒,只要二三天沒倒就會長虫,而且會變得很臭。

當上到奔向自由的時候,談到在小時候受到的傷害,前一次是在父親對我的傷害特別有感動,尤其是有牧師充當父親可以抱,可以與父親彼此表達愛及彼此饒恕,真的感覺非常的釋放,而這次卻突然想起老師對我的傷害,我是在板橋出生,讀的幼稚園是在林家花園旁邊的大觀幼稚園,當時一個班有兩個女老師,坐在我前面是一個頭髮很長的女生,頭髮真的很長,坐下來頭髮就快到地上,有一次上課,我的腳踏在她的椅架上,就踩到她的頭髮,然後她就馬上告訴老師,老師一來,二話不說就打了我一巴掌。我當場嚇到尿褲子,如果是在現在,信主後我會把右臉也給她打,如果在信主前,我會把她打回來。從那時候開始,對老師就有很深的恐懼感,讀小三時,教我的女老師也是姓黃(當然不是叫小秋) ,這個老師很會體罰學生,因為我很貪玩都不寫作業,到了學校都要編很多的謊言(例如作業沒帶、搬家、生病….)絕大多數還是會被老師處罰,打手、打屁股是家常便飯,也常做伏地挺身、半蹲、加書包或者是舉手一節課。每次做完這些體罰都是汗流浹背,原來我的體能是在那時候打下基礎,也因為老師管教太嚴而常常逃學,到了五年級還是碰到很凶的男老師,他完全沒有笑容,手上總是拿著一根藤條,只要考試考不好、上課講話或是犯錯就會被打屁股,還叫班長,只要老師不在可以用藤條管秩序,雖然老師這麼凶導致我不愛唸書,可是還有一絲絲上進的心。當時班長的字非常的漂亮工整,於是我就拿班長的作業來學他的字,寫好的作業拿給同學看同學都說很像班長的字,於是我就很得意的將作業交給老師,期待老師給個高分,結果當我拿到分數時一看竟然是乙下,馬上萬念俱灰,從此放棄老師(或許老師是要我作好自己不要去學別人,可是覺得壞學生就會一直被定為壞學生)還好神在我六年級時把我帶離那個學校,全家後來搬到新莊。那些老師對我的傷害使我不喜歡講話,及對人不信任(害怕與人接觸),藉由這些課程可以將那些傷害完全的交託給神,而且有同工為我禱告完全的釋放,脫離那些捆綁,更重要是學習饒恕(之前常常想扁那些老師)那些老師與神建立良好的關係。


Posted by sam at 14:50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