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5,2008

遇見神營會見證 -- 曾玄鈺

ATT8.gif
感謝主、讚美主,讓我在一個月的禁食禱告中也可以領受 上帝給我的恩典,這是我無法忘懷的記憶!!因為從來沒有這麼真實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告訴自己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去參加遇見神營會......

   我是一位還沒有受洗的慕道友,兩年前因為一個機會來到伊甸基金會上班,開始認識這個不一樣的信仰,感謝 主,也因為工作的關係讓我認識我的小組長淑雅姐,她邀請我參加令嬡的受洗禮,這是我第一次去汐止靈糧堂。

    記得在8月初教會開始在宣佈遇見神營會的活動,當時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動讓我想要參加,老實說我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營會?大概又是上課之類的吧!!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心中總是有個聲音不斷的重覆著:我好想去唷!礙於那兩天的時間公司有活動需要加班,所以就沒有報名參加。記得在要參加遇見神營會前有一個月的禁食禱告,這是讓大家預備心,每天禁食禱告一餐,在小組裡淑雅姐問我有沒有感動和我們一起禁食禱告,我想都沒有想的直接說好,即使沒有要去遇見神營會,那就當作第一次的經驗或體驗吧!我也希望在每天禁食禱告中也可以遇見 神、親近 神。

    感謝主、讚美主,讓我在一個月的禁食禱告中也可以領受 上帝給我的恩典,這是我無法忘懷的記憶!!因為從來沒有這麼真實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告訴自己不管如何我一定要去參加遇見神營會,在我決定去營會的當晚,  神又在我身上作工…祂讓我在夢中看到我一直忘不了的哥哥,我一直擔心的就是哥哥去上帝那邊是否開心、快樂、能夠走路(他是一位肌肉萎縮患者,於四年前回天國家),夢中的哥哥是多麼的真實、快樂而且還能夠站著,哥哥的前面還有一道光,似乎是那一道光帶哥哥來到我的夢中,連續6天的夢,都是一樣的,其中一天哥哥跟我說:上帝 要醫治妳的耳朵與手臂。(我的左耳因為父親要打哥哥我去擋下一個耳光所打傷而失聰,我的手臂因為小時候要常常抱無法走路的哥哥上下床,長期下來手臂會痠痛無法使力),一週後我在小組與小組長分享這樣的夢境,淑雅姐說哥哥現在很快樂而且可以走路了,當下我心中的一塊大石頓時間放下,淑雅姐為我禱告,結果出乎意料的是那天之後到營會前一天我再也沒有夢到了。

    遇見神營會的兩天,我感覺到內心所有的恐懼與不安,全都得到了醫治與釋放,我饒恕了所有傷害我的人。在第一天晚上:『天父的愛』,我真實的感受到那天父的愛是非常濃烈的,我在地上的父親不愛我、不疼我,我是非常的痛恨他,因為他害我失去了左耳的聽力、他害我這麼小的年紀要擔重任,照顧家裡的母親和兄長、弟妹、他在世時常常喝酒就對我們家暴都是他讓我的童年過的這麼辛苦,但是在師母說:你曾經對父親說過不好的話,現在你原諒他,他不是故意的!你現在祝福他!把他交給天上的父親。我來到天父的面前,將我的心向祂敞開,我開始哭泣,這是父親過世10年來我第一次為他哭,地上的父親不愛我,但是我感受到天父的愛是多麼的真實,上帝是這麼的愛我、照顧我,祂知道我心中的不安與軟弱,祂要我放下對父親的恨,當下淑雅姐帶著我禱告,饒恕我的父親,原諒他祝福他,我把他交給  上帝。我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原諒父親,那種感覺就像是心中被掏空一樣,什麼怨恨都沒有了,我知道我放下了!因為天父的愛是多麼的珍貴,即使地上的父親去了天父那裏,我還是有一位阿爸父!!

   然而在第二天的課程中,我依舊放鬆心情領受天父的話語,上午的課程是『十字寶架』、『奔向自由』--聽著牧師和師母在台上講課,那時才知道原來自己有這麼多的罪,我們已為小小的事情沒有什麼,但是在  神的面前,就是不完全的人,而我們犯了罪,就虧缺了神的榮耀。我向  神認罪,承認自己是不完全的人,求神寶血塗抹遮蓋我,當同工在服事時,我眼淚一直流,我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自己做錯很多事情,我對不起 神,我沒有辦法在  神的面前抬起頭,我好懊悔,為什麼自己要作出這麼多虧欠的事情,我向  神道歉認罪,將自己的過錯全都丟棄在十字寶架前。而在奔向自由”, 聽到周遭的人有開始狂吐、或大叫、大哭的或暈倒撲地的,我的內心都非常平靜,只有眼淚一直流,服事的同工一直要我內心裡不好的靈、憂傷的靈、不安的靈通通出來,不要在我的身體裡攪擾我!我感覺到自己的心與它們在抗戰,它們都不出來,我的胃就一直不好受,想吐,吐不出來,一直嘔吐作嘔真的很痛苦,後來不知道自己作嘔幾次,才真正覺得舒服多了。

   到下午,心靈醫治的課程,是我感受最深的一堂課,師母說內心是最難醫治的,  神會讓我們在腦海中閃過一些畫面,而那些畫面不要跳過,我們要一直去追尋,因為那是我們內心最受傷的畫面,  神要醫治這些傷口。當時的我想到應該又是爸爸和哥哥的事情要得到醫治,所以沒有特別想到讓我最受傷的事情是什麼。在服事同工在為我做完禱告與醫治後,我就坐下來,沒有特別想什麼,就看看四周其他被服事的弟兄姊妹,然而在我靜下心來時眼淚還是像水龍頭一樣一直流下來,腦海裡面浮現的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畫面,我沒有想過原來那段時間對我來說才是最受傷的。奇妙的  神讓我回想到小學二年級時,那時候爸爸常常喝酒就會打媽媽和哥哥,最後媽媽忍受不了,在某一天早上帶我去上課後,媽媽就離家出走,當時媽媽什麼都沒說就這樣離開,我回家才聽爺爺說媽媽早上帶我去讀書後就沒有回來了,一個月來媽媽都沒有打電話給我們,我們被遺棄了,父親依舊天天喝酒,而我要負起照顧哥哥和弟弟妹妹的責任,下課回家要趕快煮飯,讓爺爺回家有東西可以吃,不然又要被罵了。後來經過了半年多媽媽終於打電話給我,我叫媽媽回家,媽媽都不理我,都說她要賺錢才可以養我們,那時我知道媽媽應該不會再回來了,而她就在台北的外婆家。後來父親知道自己錯了,就去外婆家找媽媽,求媽媽回老家照顧小孩,那時媽媽也原諒爸爸了,唯一的條件就是全家要搬到台北來工作生活,我又再度被放在南部,爸爸媽媽說他們要去台北工作,因為哥哥是殘障,弟弟才4歲都需要人家照顧,所以父母親決定只帶哥哥和弟弟上來台北住,而我和妹妹依舊待在南投,一待就是兩年。我感受到上帝的慈愛與包容,她要我饒恕母親當時遺棄我們的事情,淑雅姐來問我:我有完全饒恕嗎?老實說我當時嚇了一跳之後回答:有一部分沒有!!我告訴淑雅姐我剛剛坐下來時腦海裡面浮現的畫面,那是比爸爸打我耳光和哥哥突然過世又更早的事情,這件事情是我從來沒有想過的,因為我一直以為在小學五年級時媽媽後來接我和妹妹一起來台北定居時就已經原諒爸爸媽媽了,我不知道原來這才是我內心最需要醫治的事情,淑雅姐帶我做饒恕的禱告,感謝 主讓我真正得到釋放了。

   最後在聖靈充滿時,我得到了真正的開心與感動,我好高興可以參加營會,如果沒有來我真的會後悔,我找到了最真實的信仰,因為我們愛耶穌,耶穌也愛我們,耶穌的愛是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這個愛深深的在我的心中,  神知道我們的軟弱,但我們有一位真正愛我們的  神,祂給我們的恩典與祝福超乎我們所求所想,因為祂是又真又活的 神。感謝主,共勉之..       曾玄鈺


Posted by sam at 21:37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