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7,2008

遇見神營會見證 -- 梁可薰

ATT1.jpg

營會開始的當晚,才開始敬拜唱詩歌時,我的眼淚就像斷線的珍珠,斗大的掉下來,但我心裡是感到平安祥和的,我哭的原因是「實在太榮耀了!」,我知道喜極而泣的感受,但是當被那種說不上來的榮耀觸動的時候,用哭來詮釋極其榮美的感動與讚嘆,好像是當時我唯一能做的事了...


「我覺得耶穌比我先生更愛我」這句話是我的好朋友Ann說的話,當初還沒信主,聽到這句話感到狐疑更是好笑,但是我忘不了Ann說這句話時眼神堅定的模樣。如今我也想告訴大家「我覺得主耶穌一定比我先生更愛我」。

遇見神營會,我遇見了一些事

  1. 釋放,無盡的釋放。
  2. 充滿愛的感覺。
  3. 重新得到可以愛人的能量。
  4. 好像願意放掉被傷害的部份,讓一切從新開始。
  5. 我的皮膚變得質感超好,還有一種從裡面透出來的明亮感。

在這2天一夜中,每個課程主題,我都很努力的想要得著,並用渴慕的心迎接每分每秒,就怕錯失與主的親密接觸。

出發前,遇到了惡者的攔阻,甚至打算放棄參加營會的念頭。因為小女兒牧榕在營會的前4天開始發高燒,而且直逼40度高燒不退,連續看了2個醫生也不見起色,只能一直吃退燒藥。身為媽媽的我真的很擔心,眼看遇見神營會的出發日期到了,小女兒病情尚未減緩,我真的捨不得假手讓別人照顧她怎麼辦?!就在臨行前半天,我還是決定把小牧榕教給奶媽照顧,也特別囑咐奶媽,若是情況未改善打電話通知我,我ㄧ定下山照顧小女兒。

感謝主! 之後奶媽告訴我,才過了不久小牧榕的高燒全退,而且也能正常進食,大口大口的喝ㄋㄟ ㄋㄟ了。

營會開始的當晚,才開始敬拜唱詩歌時,我的眼淚就像斷線的珍珠,斗大的掉下來,但我心裡是感到平安祥和的,我哭的原因是「實在太榮耀了!」,我知道喜極而泣的感受,但是當被那種說不上來的榮耀觸動的時候,用哭來詮釋極其榮美的感動與讚嘆,好像是當時我唯一能做的事了。

Session 1「天父的愛」

進入第一個課程主題是「天父的愛」。我可以感受到天父的愛,尤其是最近那種甜蜜的愛常環繞著我,另外我和我父親中間也沒有什麼嫌隙或需要釋放的部份。但是在「天父的愛」課程裡我得到了另一種感動。在其中我隱隱約約的了解並且在靈裡進入了我先生有杰與他父親的互動模式中,那個曾經小小稚氣未脫的有杰,被我公公責備、打罵、挑毛病,沒有安慰、不能講理由。天呀!這種沒有擁抱、鼓勵、沒有愛的管教模式下,做小孩的真的很可憐,而且可能影響一生之久。

在捨不得小有杰當時的處境下,我的情緒開始與自己的現實生活相遇,我覺得自己好像被迴力飛鏢射到。迴力飛鏢帶著情緒從我公公身上出發,射中了我先生,又繼續帶著我先生的情緒射中我,我也有脾氣,為什麼我要承受別人的情緒,為什麼我不能生氣,我也很想罵三字經(最好是F開頭的那一個),也很想摔東西,但是我不能,因為迴力飛鏢不能再從我出去射中別人。當下我可能已經哭到睜不開眼睛了,真希望有一個「時間遙控器」馬上快轉到「醫治釋放」的課程。

一邊禱告一邊哭,我覺得身邊真的有看不見的力量在幫助我,之後我的心情很舒坦心裡很平安,在這個晚上我相信我已經與神相遇了。

我要告訴天父:

親愛的天父,我站在你的施恩寶座前,我很軟弱,也很想罵三字經,但是我不能。我不希望我被情緒的飛鏢射到,也不希望我的女兒被情緒的飛鏢射到,請祢一定要幫助我。請祢抹去我的難過,給我一個愛的抱抱並讓我享受到你賜下的平安,翻轉我的 ……………………………… 孩子感恩祈求,奉 主耶穌基督的名 阿們!

我就在這憂傷難過又得到釋放的晚上,享受到了第一天的課程。看了看有杰,剛剛才因為他哭了唏哩嘩啦,但是今晚要分房睡,雖然覺得新鮮,好像還是有些不習慣呢!

2nd Day:

大清早就很期待今天的課程,雖然睡得不是挺好,但靈裡絕對飽足。在我刷牙洗臉的時候發現了一件特別的事。就是我的皮膚出乎意外的好,看起來好像我還是20多歲的時候,皮膚有光澤、亮亮地、細細地沒什麼毛孔、由內外透出一種好氣色,感謝主!太好了,如果能永遠這樣,以後我不化妝也敢出門了。(這個狀況持續了5天左右。主日時遇見希德,他都問有杰跟我,皮膚怎麼看起來那麼好?!)

Session 2:「十字寶架」

我曾認自己是個罪人,但看到條列式的認罪清單時,才發現「怎麼那麼多啊!」擺在上帝眼前實在是太虧缺祂的榮耀了。我檢視自己的罪,很多都是「因為生氣所以犯罪」,當然最後一定會自食惡果(我嚐過),所以一定要謹記『生氣卻不要犯罪』,這是神對我的管教。

開始為自己禱告認罪悔改的時候,往事歷歷在目浮現上來,連以前覺得不以為意的小過錯都怕弄髒上帝的衣角,神啊!祢一定要原諒我,幫我成為新造的人。就在這個時刻,明顯感受到上帝的偉大還有主耶穌的救恩,那種「我不配」的思緒油然而生,謝謝主耶穌,為了我們被釘在十字架上擔當所有罪與錯,讓我做全新的自己。接下來我就為著自己最希望被神祝福的部份來禱告,我把心事還有重擔都交託給神,我知道祂很愛我,一定會聽到我的禱告

接著,我往台前走去,排隊在秋慧師母的禱告隊伍中,當師母才預備為我禱告時奇妙的事情發生了,我的手開始觸電,首先手指頭麻麻的,漸漸的延伸到手腕又慢慢的蔓延到接近肘關節的地方,這是我第一次有的經驗,我心裡在說:「聖靈是你嗎?謝謝你來找我」。接下來當師母才開口,一個字都還沒吐出來時,我的心情已經澎湃洶湧,眼淚不停的掉落,在聽到師母給我的禱告詞的瞬間,我的心情激昂到達高峰,因為「這不就是剛剛我為自己的禱告嗎!」,藉由師母的禱告,我領受了天父對女兒的愛,我知道祂正在關心我,也正在回應我,情緒的激動久久無法平復。可以假想,如果你走在馬路上遇到你最喜愛的明星,他還對著你微微笑,你一定會很開心告訴身邊的人;更何況是全宇宙的Creator,祂竟然願意花時間關心你,在意你過得好不好,聽你說話,然後告訴你禱告祂都聽到了,這實在是令我感到無比的激動與不能言語的榮幸。親愛的天父,謝謝祢,我也愛祢!

Session 3「奔向自由」

毎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不好的靈存在,我希望我很乾淨,所以要把自己身心靈「生病」的靈通通趕走,才能不受阻礙的奔向自由。我為自己禱告希望有所得著,接著有小組長淑芬為我禱告幫我趕鬼。首先,淑芬為我做了很完整的禱告,當她為我宣告、驅除身上不好的靈的時候,她竟然說到:「… …自殺的靈、自我了斷的靈,從可薰身上出來… …」當下我著時下了一跳,因為我從來沒有跟別人分享過我有過這種念頭,而且是很強烈的念頭,怎麼會被淑芬洞悉了!?神真的是恩待我的,祂藉由淑芬讓我知道這些不好的靈都要將牠們去除。我想過或許是因為別人眼中的我好像都很開心、很陽光、沒什麼煩惱,其實我真的有過不去的地方,而且在同一個地方一直跌倒,只是我找不到人說,也怕增添別人的困擾,所以在生命中出現軟弱或破口時,這種自殺的靈就跑來接近我了。不久淑芬的禱告出現了效果,我有一些些想吐的感覺,慢慢地感覺爬上了胸口,我一定要讓牠出來,所以我沒有自由的放任牠,我更加的壓低喉頭,終於我吐出來了。我很高興,拿著「一袋傻蛋」,就好像戰利品一樣不時的看了看,同時也偷偷觀望一下別人手中的「那袋傻蛋」,跟我家的像不像!? 其實我想這或許只是一部份傻蛋,我需要更多的大掃除,把家裡清乾淨

親愛的天父,我站在祢的施恩寶座前,請祢來醫治我,讓我的身心靈都有祢賜下的平安與自由。凡是不屬於主祢的靈,在我身上都是無權、無份、無地位。我要奉聖父聖子聖靈的名宣告,在我身上那些挾制我,來自惡者的靈,要立刻出去,要通通被綑綁。因為主耶穌已經用寶血潔淨我,因為主耶穌已經勝過一切了。

孩子感恩祈求 奉 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名 阿們!

Session 4「心靈醫治/釋放」

內心的傷是最難醫治的,所以我對這堂課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因為在很多情況下,我因為害怕衝突因此不敢正視或表達自己的情緒,但又不能真正釋懷,最後只能掩耳盜鈴的let it be 這堂課會讓我內心深處不願意回想的事情又要被挑起,真的會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果不其然,讓我感到很受傷需要醫治釋放的往事時,一幕幕開演了,並挑起我自怨自憐的情緒,而且因為情緒沒有被清理過,所以一回想起來就好像拉到一連串的「肉粽」,一個接著一個的大放送,覺得自己好可憐,又回想又哭了好久之後,才驚覺自己就是一顆「肉粽」,被這些不喜愛卻難忘懷的事件,糾糾纏纏地綑了又綑。記得若干年前,我還頗能自詡為「陽光少女」,今天,我也希望在心靈醫治釋放後,再度變身成「陽光少婦」。所以對來往的每一個服侍同工,我都希望能得到他們的服事與幫助,所以我就見一個同工,就用「眼神」拉一個來協助我,所以這堂課程好像有3-4個人為我禱告吧! (正確的人數,還有誰是誰我己經記不清楚了,但是謝謝你們!)

在這個session中,我正視了自己的情緒,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討厭什麼或是什麼容易干擾自己的情緒,也願意自己在某些部份需要作調整與改變。感謝主!我得到釋放,也請祢繼續幫忙我。(我還要更多的釋放!太正點了。)

親愛的天父,我站在祢的施恩寶座前,我要謝謝祢。謝謝祢在任何時候都是我的幫助!祢是我的磐石,我的高台,祢永遠看顧我,不會棄我於不顧的。我要在萬國、萬邦、萬民中謝謝祢!讚美祢!也請祢繼續降下你屬天的能力幫助我並調整我,幫助我面對生命中的每一個關係,賜給我智慧與能力,讓我重新得力。

孩子感恩祈求 奉 主耶穌基督得勝的名 阿們!

我要謝謝所有參與服事的同工,你們的付出讓我們得到了最美的見證!

謝謝淑芬:妳總會想辦法幫我、開導我或用眼神關心我、搜尋我,我都收到了。謝謝志蘭:謝謝妳溫暖的抱抱!不管在公司、在車上、在這裡! 無人取代的抱抱。

謝謝以諾:跟妳不熟卻把你的肩膀哭濕了,我會學習著用上帝的眼光來看他的。

謝謝金章哥:謝謝你給我們夫妻一個專屬的禱告時段。改天我們也要為你禱告。

遇見神營會,真的是一個與神相遇美好的經驗!


Posted by sam at 22:36 回應(0)